激激战

雨地是一座建设在阿拉巴斯坦绿洲上的大城镇,相对于犹巴来说,这里简直就是阿拉巴斯坦王国里面的天堂地带,人类人往,每个人脸上都绽放出幸福的笑容,无忧无虑,只因为他们都相信,这座城市的守护神克洛克达尔会保护他们。

位于雨地最中央地带则是克洛克达尔的根据地,赌场雨宴,四人推开赌场的正门,入目的是奢华的装修,配有各式各样的赌具更是让人眼花缭乱,洒落着高贵气派的欧式装修风格。

看着杂乱嘈闹的人群,三人不由齐齐看向一户。

“小胡子,发动你的能力,灭了这群蝼蚁。”

“是!”小胡子的体表皮肤瞬间分裂出一张张白纸,漂浮在空中,在小胡子的控制下,轻飘飘的白纸变得越来越薄,越来越硬,小胡子眼中寒芒一闪,无数纸片化作手里剑喷射而出,袭向赌场中的人群,一瞬间,空气中溅射出了一道道的血花,形成漫天血雨滴落在瓷砖上。

恐慌的人群如潮水般的往赌场的后门涌去,赌场瞬间一片混乱。

雨宴的地下宫殿,克洛克达尔正在和自己的手下们交代任务。一手下惊慌失措的闯了进来。

“老板,赌场突然来了几个人,把客人们都杀了,现在上面一片混乱啊!”

侍者只是无意中悄悄抬头看了一眼克洛克达尔,便感受到一股让人颤栗的冰冷气息,那是一双暴虐的眼神,仿佛只要被触碰到就会被撕成粉碎。

“砰!”会议桌瞬间被愤怒的克洛克达尔一拳打至粉碎,冰冷的目光如刀锋般扫向众人。

“mr1至mr5,你们4个去解决他们!解决不了他们,你们也别回来了。”克洛克达尔便带着其他部下,走出了宫殿大门。

“啪”!一户将4个2甩在了赌桌上,一脸嚣张的看着其他二人“小样们,敢跟我斗!你们还太嫩了,没人出牌了吧。”

“慢!我王炸,嘻嘻”小胡子一脸奸诈的笑着说。

“踏踏踏”,一阵脚步声响起,“我说你们四个也太不把这里当一回事了吧。”以mr1为首的四人走了过来。

“怎么,你还有意见?小喽喽!”一脸冷酷的圣安奎嘲讽的看向了mr1

“一户,你听到了吗!小狼他刚才居然也学会阵前说垃圾话来嘲讽敌人了!”小胡子一脸呆滞的看向同样处于惊愕中的一户和洛曦。

“切,他肯定是跟你这个为老不尊,教坏儿孙的坏银学的。”一户撇了撇嘴,然后跟洛曦一起偷笑,道。

圣安奎听着我们的讨论,本来冷酷的脸庞瞬间涨红,怒吼一声:“我真的受够了!你们这群奇葩!”

圣安奎瞬间化身银狼,凭着自身的速度和剃的速度加成,挥动钢爪袭杀向mr1的胸膛,一瞬间,银狼的钢爪直接划在了mr1的皮肤上,发出了刺耳的金属摩擦声,mr1的皮肤上更是多了一道爪痕。

“砰!”赌场大门再次被一脚踹开,“为首的是戴着一顶草帽的年轻人,跟随在草帽少年后面的是头上绑着头巾的三刀流剑客。。。。

一户看了看对方人数众多,“看来情况有变!看我指示在行动。”四人同时收缩聚拢在一起,静观其变。

三方人马相互对峙,分不清到底是敌是友!一时之间剑拔弩张,严阵以待,目光在空气相互交锋碰撞,刀光剑影,气氛一片沉默。

最后还是从后面冲出来的薇薇公主一语打破了这令人尴尬的场面,薇薇公主情绪失控地指着巴洛克工作社四人组,道:“我要击败你们,来,我跟你们战斗,我要杀了你们保护我的国家!”

mr1不屑的看向薇薇公主冷笑,道:“就凭你?呵呵,不自量力!”

戴草帽的路飞伸手拦住了想要冲过去战斗的薇薇,脸朝巴洛克工作社成员!怒目而视,“凭她或许不行!但我会将你们全部打飞!。”

身旁的索隆没有说话,双手按在腰间的刀上,凝聚自己的精气神,准备大战一场。而另一边的山治紧皱着眉头,掏出一根烟安静地抽着。

“啊!薇薇,那他们又是谁啊!”胆小的乌索普伸出手指,颤抖的指向了一户四人,看向薇薇,惊叫道。

众人一惊,不由纷纷看向一户四人,迎着众人疑问的目光,一户只是无所谓的怂怂肩,平摊了摊手,表示自己只是路过打酱油的,携着三人准备撤离。

“呵呵,我说你们也太自大了吧!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说罢mr3头发尖端冒火,全身的蜡烛溶液喷薄而出,涌向地面上,墙壁上,瞬间形成了一个全方位密闭的蜡烛空间。“烛龙,上!”两条由蜡液形成的五爪金龙从mr3手中飞出,张牙舞爪般杀向两方人人马。

“橡胶机关枪”,无数弹射而出的拳头一一轰碎了席卷而来的烛龙。而另一边,袭向一户众人的烛龙瞬间被一刀两断。

“咦,一刀流么!”双手按刀的索隆微不可察的侧头看了看出剑的一户。

薇薇看到另一方人的实力也丝毫不逊色于路飞他们,不由得燃起了一丝希望!带着焕发出名为希冀的目光跑向了一户他们的前方,“你们能协助我们,共同拯救这个国家么,拜托你们了。”

以mr1为首的四人眼看着薇薇公主跑到了一户身旁,心里已经顿时感觉到不妙!一旦他们真的形成联盟了,本来三方对立的形势就会迅速形成两方打一方的局面,一时之间,形势不妙,甚至做好了随时撤退的准备!。

未等一户说话,身旁的圣安奎已经冷冷说道:“我们可没心思管你国家的生死存亡,给我滚一边去。”这一番话就像一盆冷水泼在了薇薇身上,彻彻底底的浇灭了薇薇刚刚燃起的一丝希望!

看着跪坐在地面上的薇薇一脸的煞白,绝望,悲伤!嘴唇边叼着烟的山治再也看不下去了。“薇薇,别去求那群冷血动物,你还有我们呢!给我站起来!”

四人中的一户没有理会薇薇的拜托,和山治的愤怒,只是看向了洛曦,洛曦点点头。

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洛曦的身体随风而逝,飘散成一粒粒肉眼不可见的尘埃,再次现身时,已经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mr3的身后,硬化的手牢牢钳住了mr3的脖子,而另一只带着真皮手套的手更是毫不犹豫的拿出了口袋中的海楼石直接拷住了mr3的手,这一瞬间,众人根本还没反应过来,mr3就已经无力的瘫软倒在地上了!

而一户三人同时施展出“剃”瞬到了洛曦的身旁,掩盖住洛曦的身影,以防止他们的突然袭击。

“可恶”!反应过来的mr1立刻施展斩斩果实能力,双臂化成钢刀,砍向了迎面的一户。接踵而来的是mr2施展出的芭蕾拳法华丽天鹅舞,速度快到已经形成漫天残影的腿踢向了圣安奎,另一边的mr5则是挖了挖鼻孔,挖出鼻屎,在小胡子一脸嫌弃的目光下弹射向小胡子!

“我呸!你这个贱人竟然用鼻屎来弹我!这么恶心的招数亏你居然还用的出!就等老夫收了你这个孽障。”

纸屑纷飞,汇聚而成一张薄薄的纸张,挡住并反弹了mr5扔过来的鼻屎炸弹。
激激战
海贼之流浪剑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