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一十百僵持

可以嘲讽的人不多了,多铎和博洛都是缩头乌龟,连句狠话都不敢说。至于吴三桂似乎也沉默了,经历了一番打击已经缩在了后面。突然之间感觉到没人了,其余的王晨也不认识,也没有什么交际。那个壮汉是鳌拜么,自己还没有他的黑历史呢。这么看了半天似乎只有那个范文程可以考虑,这么琢磨一下……

亲兵们立刻吼了起来:“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范文程要不要来一杯酒啊?仙人醉醉不倒我们等俗人,我有仙酿酒一杯,你可有故事与我说?”

这是范仲淹的诗词,王晨就用这诗词嘲讽了范仲淹。明明是大军来袭攻城了,反而却变成了这个局面?大家一起来乐呵呵,只要他们和自己这样聊起来了,恐怕士气也会被打击了吧?

范文程还是回话了:“王大人,我这里也有酒水一杯,不如大人前来喝上一杯?”虽然是废话,可还是要说一下,不然就真的是士气低迷了。

王晨咧嘴一笑,这边亲兵立刻就回答了:“你是不是傻啊?我要出去还有命回来?你是不是彪啊?你们酿出来的鬼玩意是酒吗?”

这话一出口范文程也觉得心口一闷,说真的他已经很有养气的功夫了,可是现在还是被气的鸡儿疼。那你让我过去喝酒是几个意思,立刻就让人回复:“那么王大人让我们去喝酒,到底是几个意思?”

王晨这边立刻就回复:“因为我绝对不会杀你啊,这点你可以放心啊?但是你们那边两个太监就不一定了啊?”这话立刻让范文程这边齐齐胸口一闷,两个太监简直让人郁闷。尤其是博洛似乎也暴露了,十多万人面前,自己两个亲王居然是太监?玩呢?

范文程最后回了一句话:“言尽于此手底下见真章……”说完这边不在搭理王晨,王晨却是拉过徐善持,举着手中的酒杯对着众人倒在了城下。这个意思在场的人都明白,酒水倒下是敬给死人的。

“回去吧,那王晨在这里,希望流寇可以有所建功吧。”王晨在这里就很安全了,他们有点担心王晨洞悉了他们的计划。先去解决了什么流寇,在回来他们就没有机会了。可是现在看来,自己是想多了。范文程轻笑,今日收获不错……

左明友算是第一次和范文程有了心机的算计,彼此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左明友似乎占据了优势。多铎等人一路回到了军营之中,几个人回到帐篷里面立刻可是气喘。真的是太气了,今日差点被那王晨给气吐血了。

“可恶,可恶啊。”说着一脚踢飞了一边的桌子,他不是没有怒火的。只是在看到王晨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太嚣张的说话。他知道自己一旦回话,王晨肯定嘲讽全开。自己什么内裤都被扒拉,说不定王晨都抖出来了,还是不说话最保险的。事实证明果真如此,不说话最保险了。

范文程淡淡的笑道:“殿下不必生气,其实今天虽然被那人骂了一顿,但是对于我们而言这是好事。”

多铎有点皱眉,一边的洪承畴、吴三桂也没有理解。这怎么会是好事呢?今天见到了王晨那么跳,最起码说明别人有底气,自己这么多人根本不被放在眼中。面对那么多火炮,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攻破这里。

“何以见得?”洪承畴不相信范文程比自己聪明,能看出来这里的缺陷,从而利用攻破城池。

范文程坐在一侧喝了一口水才说道:“因为王晨就在这里,他这个妖人就在这里……”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有点高兴了。

这话让几个人沉思了,洪承畴好一会儿说道:“你的意思是怕王晨偷偷离开,然后去偷袭一次流寇。暂且不管流寇怎么样,如果一旦王晨离开偷袭了流寇。流寇惨败恐怕我们就难了,无论怎么样王晨在这里流寇就相对安全一些,是这个意思吗?”洪承畴似乎也想明白了,如果王晨不在这里的话,恐怕他们必须要稳住这里,然后还要去支援流寇了。别看流寇不怎么样,可他们还是需要流寇。

多铎猛地惊出一身冷汗,如果真的是这样,恐怕他们就不可能进攻了:“如果王晨偷偷摸摸的去和流寇打架,恐怕我们的局面……”说道这里他也明白了,为什么范文程今天要出去看看了。

范文程点头说道:“这一次麻烦博洛贝勒,此刻可以走一趟流寇那里。督促流寇快点给樊城压力,只要他们打上半个月,王晨恐怕就要心急了。”说到这里的时候范文程嘴角勾起了笑容,此刻他已经看到对方急切的样子了。

博洛心里有点高兴了,他其实有点害怕,真的要在这里攻城。那么多火炮,他说不定就要阵亡了,现在只是督促流寇,他就觉得自己靠谱了。

“范先生,只是需要督促流寇吗?我们不如监军如何?”博洛觉得他们面对流寇,还是有很多的优越感呢。

范文程连忙说道:“不可,博洛去了只需要督促一下就行了,万万不可插手流寇的事情。尤其是战斗方面,毕竟樊城也是有防守的。我们需要的就是流寇慢慢给他们施压,最终王晨得到了消息会不会慌呢?只要他露出破绽,我们暗中的一支队伍就可以出动了。虽然现在去合肥的哪一个队伍已经被发现了,可如果王晨慌了这一个部队就可以搞事很多了。”说到这里局面简直太好了,一点点朝着他所希望的地方去了。

洪承畴有点傻眼,这个布局、安排、算计、心计简直可以说太强了吧?他只是有点政治天赋,可这种论全局的能力,绝对不是他能比拟的。一点点看情报,一点点开始布局。最终会赢得战争么,目前看来还是有机会的。

多铎和博洛对视了一眼,这一刻他们才领悟到了范文程的可怕。总揽全局,只是通过王晨兵力少的一点,就可以完美的逼退对手。汉人有点可怕啊,好在是范文程在他们这边,对手似乎有却没有他们的人厉害。

多铎心底闪过一丝丝的念头,如果将来他们得到了天下,一定要解决要狠狠的压制这些汉人。绝对不能给他们一丝一毫的机会,不然他们的江山恐怕不会稳固。

范文程绝对想不到多铎此刻的心理,如果想到了恐怕就觉得恶心了。商议之后众人也散去,这边需要的就是每天都去搞事,防止王晨今天露头明日就不见了。骂战就每天开始了,建奴天天派人去仙霞关注视着……

左明友抽空了解了一下这边情况,最后写了一封信给王晨。那个意思就是,建奴肯定去督促流寇出战了。建奴这么墨迹根本就是在拖时间等消息,现在的战场慢慢转到了流寇那里。

可是反观李自成现在就有点郁闷了,看着樊城上面清一色的火炮。一眼看过去这尼玛什么时候扩建了,这恐怕有四百门了吧?这怎么玩,这要怎么打?在看看自己这边,建奴送来了土炮,不算是很多,可都是一些土炮。

要知道他们之前都是用的红夷大炮,虽然说是有点少了,可也是高端奢侈物品。现在突然换成了土了吧唧的的土炮,这射程四百米左右,都不知道还有威力没有。总的来说,这东西感觉上可有可无一样。

“这么三十门的土炮……要来干什么?”以前用的红夷大炮,现在却用土炮?这还能玩吗?感觉上鸟枪换了木枪,这以后怎么玩呢?

博洛才不管他,指着送来的土炮说道:“这个东西就是目前我们能给的,现在我们已经在仙霞关打了起来。土炮的耗损非常的多,如果不是你们要攻打樊城,恐怕这东西也不给你们。”说道这里的时候,他还是一副施舍给你们的。

李自成嘴角抽动了一下,他从张献忠那里得到了不少工匠。这些人他看管的很严格,这段时间他可不是什么都没有做。利用张献忠留下的这些人,他可是研究了很多东西。炸药包、还有以前的红夷大炮,的炮弹制造。虽然和王晨的有点差距,可多少还是有点东西用了。

李自成哼了一声:“我们已经准备了足够多的武器,这一次攻城不知道博洛贝勒打算干什么呢?”他在这里想要掌控自己的军队么,李自成心里发狠,如果真的这样就弄死他。战场上死个人多正常,只要自己有大军流寇也不敢怎么样。

博洛想到了范文程的话,这些流寇对于他们而言非常的重要,他还是不敢怎么样:“西北王想多了,我们并不打算插手你们的事情。这一点你们自己看就行了,只要进攻樊城就可以了。西北这里可是你们的地盘,想想你们打下王晨有多少好处,到时候都是你们的。”多铎也算是学了一些手段,诱惑了一下他们。
五百一十百僵持
工业造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