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准备跑第路

赶出了朱安,沈欢只拣了两件换洗的衣物,一小包银子,包在一起,再把意大利伯莱塔92F手枪绑在右边大腿上。

因为身着长衫,要从腿上取出手枪得撩起衣衫下摆才可以,这样相当不便,沈欢索性把长衫的右边口袋底缝给剪了开去,使得只要把手伸进口袋就能轻松的取出手枪。

然后再把另一个子弹夹找了一个小荷包装好挂在裤袋里面。

匕首则绑在了左边小腿。

一切停当之后,沈欢打算休息半响。

突然,脑子中一个念头灵光一闪。

自己此次亡命天涯,虽然逃出京城可以龙归大海,利用广袤的天地,稍微领先的先发优势和他们进行殊死一战,他也有这个勇气。

但他架不住东厂人多呀,面对东厂前仆后继的大批杀手和番子的明杀暗虏实在乃九死一生之局。

如果被东厂的人利用他们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优势从容布局,那么他沈欢也只有挨宰的份了。

嗯,必须得打破这个局面,把这个池子的水给搅浑!

京城谁有这个能力,又对自己有必杀之心?当然是萧家了。

既然面对东厂也没有胜机,那索性把萧家也牵扯进来吧,反正一条狼是咬,那就再多加一只虎,万一虎狼见了猎物相互攀咬呢,那自己岂不是就可以渔翁得利了吗?

对于自己,东厂的意思应该是把自己活捉后割下宝贝,可一个死了的沈欢,宝贝绝对不会太新鲜,灵药的效用自然会大打折扣,这绝对不是东厂的人所希望的,而萧家的人则不然,能杀死或弄残都无所谓。

这样一来,如果在某些时候两方对上意见不统一的时候,说不得真会大打出手也不一定,那样自己从容逃脱的机会也会成倍的增加。

但是萧家杀自己的心应该没有东厂那么迫切,也肯定不愿和东厂一起追杀自己,况且青龙卫作为拱卫京城的军队,也不便轻易离开京城。

唯一的办法就是激怒萧家,让萧家在失去理智的时候,主动的参与进来。

想到此,沈欢嘴角露出了几丝不好的笑意,既然你萧家不仁在先,那就不要怪我沈欢不义在后了。

“朱安,朱安。”

朱安急急的推门而进。

“少爷,什么事?”

沈欢嘿嘿一笑道:

“你等少爷我走了之后,你去京城市井之中给我放出流言,就说......。”

“反正越荒唐越好,越逼真越好!”

朱安眼珠子一转,虽然有些担心沈欢,但还是呵呵一笑,“这种事小人明白!”

“嗯,去吧,放出流言之后你就不要随便在外面露面了,平时也要多注意安全。”

“小人知道!”

“少爷您这次出去要多久才回来呀,小人担心您一人在外诸多不便,要不让小人跟在您身边为您端茶送水,跑跑腿好吗?”朱安眼中露出几丝不舍和担心。

一丝感动泛起,沈欢拍了拍朱安的肩膀道。

“朱安,其实在我心里我并没有把你当做仆人来看的,至于什么原因我就不讲了,现在我出门远行就不带你了,你待在家中帮我照看一下父母亲,尽力保沈家得以周全,至少得保全沈家上下的性命,如果有什么事情不能决断,就写信让大哥回来一趟,记住,万事保命最重要!”

沈欢也知道这些对于朱安来说实在是有点强人所难,若是自己沈家真的遇到了什么问题,绝对不是朱安或者自己的大哥能应付得了的,但沈欢还是忍不住想对朱安说说。

“如果,这次少爷我能平安回来,我沈欢必不负你。”

“少爷,”朱安语气有些哽咽,“小人明白,小人一定会舍命保护好沈家,等您平安归来。”

“嗯,去吧,把我说的消息给放出去!”

朱安应了一声,朝沈欢鞠了一躬,拐着脚出门而去。

沈欢再次检查了一下重要的随身物品,把布袋往肩上一挎,正打算出门。

“欢儿呀,我的欢儿!”

母亲韩氏呼天抢地的哭着快步走了进来,紧紧的拉着沈欢手臂不放,“你从小到大就没有独自走出过京城,这次却要走这么远,你这不是要了为娘的命吗?不行,为娘不准你走!”

“你那死老爹也是,怎么就这么糊涂呀,老家蒲圻与京城相隔何止千里之遥,这一路穷山恶水,衰草寒烟的,他竟然答应了你这荒唐的主意,你们爷儿俩这不是想把我给活活气死吗?”

“呜呜呜,你要走为娘也不活了!”

......

沈欢苦笑了一下,先前和父亲商量逃出京城后的目的地时,沈天逸给了三个建议。

一是去保定府去找大哥沈海,二是回老家蒲圻,三是去找他一个早年的老友,在金华县当差的雷泰。

去保定找大哥沈海,沈欢在第一时间便否决了。

大哥沈海虽然是保定边军的一个总旗,也有丁点权力,但他知道古代任何一个聪明的帝王对军队都是相当重视的,还不要说封景珹这种半路登基的皇帝了,他一定会在军中安插无数的探子,随时观察了解军中的一举一动。

而最忠心的探子就莫过于东厂的番子了,只怕自己一到保定军中,东厂的探子便可以打探得一清二楚,到时,即使大哥沈海想保自己周全只怕也是有心无力,这样不仅害了自己不说反而还会连累了沈海。

去金华找雷泰还是不妥,按照沈天逸的意思,他与那个雷泰有过分饼之情,为人也相当不错,去躲一下应该没有问题。

分饼之情?

对此沈欢有些好笑,千金都难买真心,何况一次或几次分饼?

这也不是沈欢不相信人,只是来自后世的他见过了太多的尔虞我诈,出卖背叛,他实在不想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一个不了解的人,万一真被别人卖了,恐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家蒲圻也就是后世的赤壁,虽然看似路途遥远,但蒲圻地处江汉平原和洞庭湖地区,其境内山地,丘陵,沼泽,湖泊,小溪,小河纵横交错,水网非常密集,地形很是复杂,对隐匿行迹非常有帮助,只要不是东厂大军前往,沈欢认为要逃命还是很容易的。

况且,在前身的记忆中能留下清楚记忆的地方不多,似乎就京城和老家蒲圻深刻一些,所以沈欢最终决定去湖北蒲圻。
第二十二章 准备跑第路
大燕欢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