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磨五章 折磨人的事

而肖寒一听说,脸上的表情微微吃了一惊。

明显这事他也不知道。没听林文医生说过,最近也没跟小萱姑娘联系过。

这两人是闹什么矛盾了吗?

只见肖寒接着摇摇头,“这事我不知道,什么情况?”

于是林云初把今天出去见到小萱姑娘后的那些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跟肖寒道来。

肖寒这才知道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随后就见他拿出手机给林文医生打电话,但结果跟林云初之前打的是一样,没人接听。

“看来这家伙是有意要躲着我们了。”

肖寒轻声地说道。只要不出什么事就好!

“那怎么办啊?”

林云初焦急地问道,她对这些事情也实在是没底,毕竟她没遇到过。

“好了,人家两小口的事,可能只是闹了个小矛盾。出去透透气,散散心什么的,我们就别管太多了。不是有句话这样子说吗,

桥到船头自然直。”

肖寒看到林云初如此焦虑的样子,只好安慰。

虽然他也知道,这不能算是别人的事,怎么自己也还得去关心下的。

听到肖寒这样说,林云初也觉得这事急不来,只能慢慢等吧,林文医生总有一天会回来,等他回来了,一切事情都水落石出了



如此想着,她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走吧,一起回家!”

……

而自小萱姑娘回了家后,心情非常不佳,那种伤心全都表现在脸上了。

王父看到她每天都呆在房间里,以泪洗脸。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不在状态。

唯一看到她眼里有光的时刻就是家里电话响起的时候。

一听到电话响,无论是她自己的手机还是家里的电话,人原本在房间的,立刻就跑了出去接听。

然而当知道对方并不是她心中的那个人时,整个人又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顿时没了生气,没了活力。

王父在家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可是他又是不可能让小萱和林文在一起的。

虽然这事根源在于他,是他让林文远离自己的女儿的,是他不同意他们俩在一起的。

“小萱,你这几天都没怎么好好吃东西了。起来吃点东西吧。”

王父看到小萱一直都躲在房间里,并没打算出来的样子,可心疼死他了。

这到底是他上辈子造的什么孽?

“爸,我不想吃。”

每次小萱都是这样回答他。

“不想吃也得吃点啊,你这样下去身体很容易搞垮的。”

王父进了房间坐到了小萱的床边,看着她把自己全都憋在被子里,这样能透得过气来吗。

王父忙把她原先盖着自己的被子都给拉开。

“女儿啊,你说你这样是何必呢?外面大把好的,不知比那个林文好多少倍的,你为什么就偏要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王父就想不明白了,怎么如今的年轻人都那么任性的吗?

都不会看清现实状况,就一头扎进去,还以为这就是真爱。

什么才是真爱?他一把年纪了都不敢随意下定论。

“爸,你不懂,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不知道我们以前的感情有多好。”

小萱姑娘听到她老爸这样说,不禁有点生气,终于把头从被窝里伸了出来。

“是是是,我是不懂。那你说你的那个林文医生那么好,怎么不见他来找你?你还用得着在这里唉声叹气,为了他连饭都不吃?



王父不禁提高了音量。

说得小萱竟无言以对。

是啊,以前两人的感情再好那又有什么用?连说个再见都不能当面说,而是以短信来结束这段关系。

自己是不是太傻了,以为他还会出现,以为他是因为出了什么状况,有什么逼不得已的原因才暂时离开一段时间的。

爸爸说得很对,可是她还是无法接受。

这不会的,决对不会的。

小萱在心里默念着,同时再次把头给盖住,以表示不想再继续和王父聊下去。

只见王父无奈地摇摇头,真想不明白他这女儿的性子到底是遗传了谁的,这么倔。

最后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离开了小萱的房间。

小萱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迟早身体会被她自己搞垮的。他得想想办法解决这事才行。

要不送小萱出国?让她去国外呆一段时间,好好玩一下,放松下心情。

王父觉得这法子不错,改天再跟女儿好好谈下才行。

……

林文医生此时已经到达了另一个城市。算是为了逃避吧,他不敢面对小萱,也不知该如何面对。索性就躲了起来。

他知道她一定会找他,他也知道不少人给他打电话,所以他也干脆把手机给关机了。

他知道自己这样做的确不是一个男人应有的所为,也很不负责任。

但请原谅他也有软弱的一面。

此时的他,跟小萱姑娘无异,整天呆在酒店房间里,心情低落。几乎很少喝酒的他,因为这事,早不知喝了多少,估计猜不多

都可以喝出个名堂来了。

从白天喝到黑夜,天天以酒消愁。

可越喝就是越愁,王父的声音历历在目,一遍遍地在脑海里浮现。

他自知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配不上小萱这个女孩。

无论是从学历上还是家庭背景上来说。

尽管他现在有房有车还有固定的收入,但仍然是离别人家的要求很远。

所以,林文医生挣扎过一段时间。最后逼不得已才做出了那样的选择。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林文在心里呐喊着,他所有的心情也全都发挥在了酒上面。

小萱姑娘是他的初恋,也是他爱的第一个女孩子,他又怎么会不痛心?

现在,恐怕也只有时间能抚平他俩的伤了。

在没想明白之前,林文医生决定暂时不回到原来的城市。

他也没勇气打开手机,他知道里面肯定会有很多小萱发给他的信息,他不敢看……

原来分手是那么个折磨人的事!

这几天,林氏集团在林母和林云初的打理下逐渐稳定了下来。那几个股东也不敢怎么挑事了。

林云初去过一次小萱姑娘的家里,说实话,看到曾经的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林云初的心是不好受的。

王父跟她说了小萱的一些情况,每天不吃饭,不是哭就是躺床上发呆。

整个人像发了霉似的!以前的那个她到底去哪了?

见到林云初来,小萱姑娘也没显得多兴奋。

只是礼貌上的打了声招呼,又重新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

还真是上辈子派来折磨她的,林云初心想。

“感觉怎么样?还很难受吗?没事,有我在!”

林云初走过去抱了抱小萱,安慰了几句。

可是没多大效果,看来还真的是心病得心药治啊。

“云初姐,你联系上了林文吗?”

小萱姑娘突然抬起了头,眼睛期待地看着林云初。

林文医生不理她,不接她电话,不回她信息,她能理解。可总不会连林云初或者其他人的不理吧?

小萱就是抱着这样的心理。

可是事实上,林文医生的确还是让她失望了。

林云初也是用了很大勇气摇摇头,算是回应了小萱姑娘刚才的问话。

“呵呵,他做得可真绝啊!”

说完后她又自己一个人躺回了床上。林云初就在旁边静静陪着她坐了一会。

之后才离开。

这次的造访并没有多大的收获,林云初未免感觉有点沮丧。

不过好在的是王父对她的态度很好,不知说了多少次感谢她的话。

林云初这哪能受得起啊,何况小萱也她的好朋友,好姐妹。她帮她也是件在情理中的事。
第一百三十磨五章 折磨人的事
追妻进行时:总裁,求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