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被困的活鼻子

她先是听了听动静,而后慢慢睁开眼睛。当她看清楚自己身在何处时,竟笑了。

她和这该死的黑崖,是不是就扯不清了?!

原本,醒来的那一刻,她还在想,要如对战秋月白。是先声夺人,愤怒指责?还是哀怨忧伤,先听他怎么说?结果,都省了。

她被困在黑崖之下的牢房里,四肢都锁了铁链,没动一下,都会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四条铁链,通通镶嵌入石墙之内。唐佳人试着扯了扯,纹丝未动。

她想将头探入铁栏看看,奈何最近吃得不错,这头明显无法达到钻出去的标准。

黑崖下寒冷刺骨、阴风阵阵,偶尔传来几声风声,听起来都像女鬼凄厉的哀嚎。放眼望去,只能透过一片雾气蒙蒙看见令人绝望的石墙。空气中,还漂浮着尸体被烧焦后的味道,令人作呕。

牢房里,倒是有个臭烘烘的恭桶可以与她为伴。

曾经,她是下到黑崖下救人的, 如今,却成了秋月白的阶下囚。

秋月白说,囚禁在黑崖下的人,都是万恶不赦的。

看来,她在秋月白的心里,终于可以跻身进恶人一行中了。

想到这里,唐佳人觉得有点儿不服不忿。为何?这些被关押在黑崖下的恶人,又有哪个真的伤到了秋月白?依她看,她应该被关入下面那层剔骨牢中。这才是对待罪大恶极之人应有的尊重。

相然,定是那入口被堵了,所以才将她锁在这里。

唐佳人撇了撇嘴,靠在铁栏上,胡思乱想着。肚子有些饿,却没啥食欲。仰头望望天,触目之中,都是石壁。

等待,果然是让人变得暴躁、不安、乃至妥协、绝望。

唐佳人自认为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来提自己出去,心中有些发毛,不知道秋月白是不是要将她一直困下去。困着不要紧,好吃好吃就行。怕的是,他要活活儿饿死她啊!

唐佳人猛地站起身,张开大嘴,就要开吼。

闹中突然闪过秋月白他爹和他家群猫一同诈尸的画面,瞬觉后背起了一层白毛汗。

真是…… 下人呐!

唐佳人闭上嘴,老老实实地坐回到地上,不敢轻易动作。

幸好,唐佳人素来知道如何安抚自己。她闭上眼,抱紧自己,继续睡觉。既然等待令人捉狂,不如一睡解千愁。

另一边,秋江滟在公羊刁刁处无功而返,却很快收到一个大惊喜。所谓有一得必有一失,也许正是这个意思。

秋江滟和绿蔻走回秋风渡,绿蔻正准备敲开大门,就见望西精神抖擞的快马而回。

秋江滟一见望西的表情,心就是猛地一跳。

望西翻身下马,一抱拳,刚要说话,却被秋江滟阻止。

秋江滟问:“你这两日是轮休吧?”

望西微愣,回道:“回小姐,正是。”

秋江滟笑了笑,靠近望西,在他耳边低语两句。

望西再次抱拳,应道:“诺。”策马转身离去。

秋江滟望着望西的背影,无声的笑了。

笑着笑着,她的眼中竟涌出了泪花。

绿蔻知道发生了何事,心情也格外的激动。只不过,那颗雀跃的心,转而却又跌入谷底。只因,公羊刁刁既然都不肯为小姐医治鼻子,又怎么会为城主医治腰椎?就算割掉了唐佳人的鼻子,除了解恨外,又能如何?若说解恨,千刀万剐不为过!若说有用,却是个无用的废物!

铝扣心中烦躁焦急,却不敢表现得太过明显。她低声对秋江滟道:“小姐,就算有了鼻骨,公羊刁刁不肯,如何是好?”

秋江滟攥紧没有受伤的左手,咬牙道:“是人,就有弱点!我就不信,他公羊刁刁没有弱点,威胁不得!”话锋一转,“再者,这世间不会只有一个公羊刁刁。只不过,岐黄馆的名气比较大罢了。鬼骨手之名,也不是假的。”

绿蔻皱眉道:“鬼骨手已经好多年不曾出现于江湖了。再者,鬼骨手虽有名,有的却是恶名昭彰。奴婢曾听说,二十年前,德辉山庄的庄主得了怪病,求到鬼骨手那里。鬼蛊手可是要了庄主最疼爱的小女儿,才帮庄主医治好怪病。这么多年了,谁都不知道那个小女儿是死是活。”

秋江滟道:“传言皆不可信。传言都说,公羊刁刁最有医德,结果呢,他竟不肯为我医治。如此医德,着实令人恶心!”

绿蔻点头不语。

秋江滟继续道:“鬼蛊手都消失多年了,想寻也不那么好寻,还是得从公羊刁刁身上下手。”皱眉,“只是…… 不知道他的要害在哪儿?”

秋江滟不知,公羊刁刁的要害正在她的手里。此事,正是当局者迷。

绿蔻想了想,眼睛一亮,道:“小姐,你可记得,那公羊刁刁曾要为了那个贱人殉情!”

秋江滟思忖着,突然就绽放了笑颜。她道:“对,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儿?公羊刁刁的弱点,已经在我手中了。哈哈哈…… 哈哈哈…… ”

绿蔻忙按抚道:“小姐切勿太过高兴,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秋江滟问:“此话怎说?”

绿蔻道:“小姐你想,若然他人知道,那个贱人在你手上,不单是公羊刁刁,就连闻人无声、孟水蓝,以及那个战苍穹,都会群起攻之。他们的手段,定是狠辣非常,小姐与奴婢,怕是要遭一番大罪。一个搞不好,恐难翻身。”

秋江滟眉头紧锁,点了点头,询问道:“依你之见,当如何?”

绿蔻道:“此事不能急,我们得走着看。”

秋江滟冷冷地道:“废话!”

绿蔻低头不语。

秋江滟忧虑道:“此事,必须尽快进行。若被我哥知道,我借他之名对那贱人动手,恐他六亲不认。”

绿蔻点了点头。

秋江滟阴森狠戾地一笑,道:“还是不能留活口啊。”

绿蔻一僵。

秋江滟扫了绿蔻一眼,道:“你怕什么?你是我的人。只要你一心为我,不背叛,我便允你在我哥身边服侍。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回去,稍晚一点,还有大事要做。”

绿蔻和秋江滟回了秋风渡。厚重的大门关上,反复照射不进一点儿阳光。

秋江滟来到秋月白的门前,正好看见赫大夫背着医药箱走出,忙追问道:“我哥怎样了?”

赫大夫摇头一叹,没言语。

绿蔻长在秋月白的房门口,脚好似身了根,竟动弹不得。

秋江滟扫了绿蔻一眼,道:“你先去照顾我哥吧,仔细点儿,等会儿别忘了回来给我换药。离了你,多有不便呢。”

绿蔻心中一喜,应道:“诺。”

秋江滟尾随在赫大夫身边,道:“伤口有些发痒,赫大夫帮我看看。”

赫大夫应道:“好。”

秋江滟将赫大夫引到自己的闺房,取掉幕篱,让他帮着看了看伤口,道:“赫大夫,我这鼻子,真没有恢复的可能吗?”

赫大夫道:“鼻骨都碎了,想要恢复,怕是…… ”

秋江滟垂眸不语。

赫大夫轻轻一叹,道:“老夫曾听人说过,有那杏林高手,能用人骨改变人的外貌。”

秋江滟抬头,看向赫大夫。

赫大夫道:“首先要取出碎的鼻骨,然后将好的安进去。只是这事儿,听着就悬乎,人这鼻孔如此小,怎能将鼻骨安进去?再者,老夫曾做过一个试验,并非任何人身上的血肉都可以互换的。”

秋江滟问:“若让赫大夫动手,可有几分把握?”

赫大夫连连摇头,道:“此事万万做不得!”

秋江滟突然暴怒,一脚踹在赫大夫的胸口,将他踹倒在地。她怒道:“要你个废物有何用?!”

赫大夫本就年事已高,被这么一踹,险些闭过气儿去。他捂着胸口,哎呦哎呦的叫着,看样子确实十分痛苦。

秋江滟喘了几口气后,拔出匕首,在赫大夫的胸口轻轻滑动,道:“别叫、别吵,若是让我哥听见,我要了你的命!你是个废物,你儿子更是个废物!等你死了,我就将你儿子丢到猪圈里,将他当一条猪养!”

赫大夫捂着胸口,一叠声地道:“不敢不敢,绝对不敢透漏一个字…… 这这…… 这就是老夫自己摔倒后,撞桌脚上了。没事儿,没事儿…… ”

秋江滟呵呵一笑,声音怪怪的。她收起匕首,站起身,垂眸看着赫大夫,道:“你知道,公羊刁刁那么年轻,不但能给我医治鼻子,还能让我哥恢复如常。与他相比,你真是个废物!”

赫大夫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来,垂头不语。

秋江滟坐在椅子上,冷声道:“出去!”

赫大夫仔细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从房间里走出去。

秋江滟拿起镜子,看着自己的脸,幽幽笑道:“放心,一定让你恢复如常,貌美如花。呵呵…… 呵呵呵…… ”

在秋月白的房间里,绿蔻拧了帕子,要给秋月白擦手。

秋月白的食指动了动。

守在床边的望东道:“跪下。”

绿蔻心一抖,以为秋月白知道了什么。她一边跪下,一边偷偷去看秋月白的脸色。

秋月白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就如同巧手匠人用冰雪雕琢而成的男子、清冷无情却又完美无缺。

除了那两个字,秋月白再无动静。

绿蔻有心说些什么,试探一二,却又不敢。

她只能安慰自己说,是上次她脱掉外衣,退掉罗裙,主动服侍城主,令其不悦。

绿蔻这一跪,就是两个时辰。

秋月白的食指再次动了动,望东才开口道:“出去。”
第四百四十:二章:被困的活鼻子
美男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