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64章 易安发威(1)

顾老太太这会乏得很,没精力再应付这些事:“这里也没什么事,你们回去吧!对了,我跟安安就不搬到你们那去住了。”

沈少舟一惊,问道:“岳母,怎么了这是?不是说好了等清舒回了京城你们就搬过来住吗?”

顾娴也道:“是啊,娘,都说好的事你们怎么能反悔了。”

“原本想着你不会管家理事我过去可以帮衬你一把,可却忘了考虑安安的感受。这事啊,也是我思虑不周。”

沈少舟多聪明的人,立即问道:“岳母,安安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她了?”

小辈之间的口舌,顾老太太肯定不会说:“我只是觉得安安去沈家住不合适,万一有闲言碎语会伤着她的。”

顾娴还待说,被沈少舟拦着了:“岳母,这事我也考虑不周。既你觉得不合适那就不搬,有时间我们就回来看望你们。”

顾老太太很欣慰点了头。顾娴这性子跟失忆前一样,不过沈少舟是个明白人。

邬易安跟着清舒进了屋,有些奇怪地问道:“清舒,刚才为什么发那么大火啊?”

清舒不想多说这事:“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事一两句也说不清楚。”

邬易安点头道:“这话很是。不过我家老祖宗定下规矩说邬家的子嗣成了家就要搬出去,所以没太多纷争。”

清舒咦了一声说道:“我只听说韩国公府也是这样,不管嫡出庶出成家就得搬出去,却没想到你们家也这样。”

邬易安轻笑道:“我家老祖宗就是借鉴韩家的这发紫。不过我邬家子孙谨遵祖宗遗训,可韩家却是阴奉阳违。韩国公夫妻都疼小儿子,哪怕小儿子都有两孩子也从不提让他搬出去。”

“韩国公世子愿意?”

邬易安笑着道:“肯定不愿意。可有什么办法,如今当家的是韩国公。其实不止这一代,上一辈也这么干。祖宗的遗训,对他们来说就是个屁。”

清舒莞尔,不过这种事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她也不好评价:“其实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有的是好的也有不好的,我们得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邬易安非常认同这话:“你说得很对。像什么女子就该相夫教子不能抛头露面,那都是狗屁。她们是怕女人太厉害压过他们,故意用这样的思想残害咱们女子呢!”

不等清舒夸赞,邬易安说道:“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我家老祖宗说的。”

握紧拳头,邬易安说道:“我也要像我家老祖宗一样,成为天下女子的楷模。”

“那你加油。”

邬易安拍了下清舒的后背,笑骂道:“加什么油,是咱们一起努力。”

清舒笑容满面地说道:“好,咱们一起努力,争取天下女子的楷模。”

这个目标很远大,就是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实现。

第二天一大早,沈少舟就带着两个儿子过来道歉:“岳母,我是真不知道沈湛竟对安安说那样的话。”

昨日审了沈湛跟他身边的小厮,这才知道了原委。

沈涛也很愧疚地说道:“外婆,都是我没管束好阿湛,让他被鲁家的人蒙骗了。”

沈湛垂着头道:“外婆、安安,对不起,我不该胡言乱语的,还请你们能原谅我。”

听说话的声音,就知道是被逼着来认错的了。

顾娴见顾老太太没说话,说道:“娘,阿湛已经认识到自己错了,你就别跟他一个小孩子计较了。”

顾老太太自不会跟个孩子计较,笑着说道:“既知道错了那就好。以后不要偏听偏信,若不然将来定会吃大亏。”

沈湛没吭声。

沈涛拉着他的手说道:“外婆放心,我以后会看着他的。”

顾娴急不可待地说道:“娘,沈湛也认识到自己错了。你看,是不是等……”

沈少舟连忙打断了顾娴的话:“小娴,这事以后再说?”

顾娴不愿意了:“做什么现在不能说?娘,你都答应了跟我一起住。”

见顾老太太抿着嘴没说话,顾娴看向安安说道:“安安,你不想跟娘住一块吗?安安,难道你不爱娘了。”

虽然沈湛道歉了,但安安仍不想住到沈家去。要住过去,那些人就算嘴上不说,心里也是这般想的。

“安安,别怕,有姐姐在呢!”清舒看向沈湛问道:“你说我娘是看中了你家的富贵嫁给你爹的,还说我家安安吃你家的用你家的,是也不是。”

沈湛没吭声,但小拳头握得紧紧的。

清舒一脸蔑视地看向沈湛说道:“怎么,说过的话都不敢认,你还算不算男人?”

沈湛受不得激,被清舒这么一说就承认了:“是,我是这么说过。”

沈少舟觉得清舒态度不对,说道:“清舒,你放心,我回去以后一定严加管束他。”

清舒笑了下,不过那笑却不达眼底:“今日要不将话说清楚,我怕将来他会以为我们姐妹花用的每一分钱都是你们沈家的。”

一句你们沈家,表明清舒根本没将沈家当成自己人。

沈湛性子急躁听风就是雨,若不然也不会被鲁家人挑唆了。被清舒这般嘲讽,他哪按捺得住:“难道我有说错?我爹若没钱,你娘会愿意嫁他?林安安住在我家,吃的用的不是我家的钱?”

沈少舟大怒:“沈湛,你给我闭嘴。”

看来昨天那顿打还是太轻了,回去还得好好收拾下这蠢蛋。

清舒没跟沈湛讲什么道理,只是笑着说道:“江南遭灾,这事你应该听说了吧?”

不等沈湛开口,清舒就说道:“我外公托梦给我外婆,说平洲会连降一个多月的大雨。我外婆拿出外公留下三十五万两银子购置了粮食跟药材,洪灾后都捐给了朝廷。”

这事沈少舟跟顾娴都知道,不过沈少舟自己有钱不在意而顾娴也不在意银钱的人,所以两人并没异议。

沈涛非常讶异,而沈湛根本不相信:“三十五万两银子?你还真敢编。”

清舒并可与他争辩,只是说道:“我娘出嫁时嫁妆丰厚,就那些嫁妆足够她下半辈子吃穿不愁。”

“我在京城开了几家铺子每年也能赚个三五千两,这些银钱够我们祖孙三人用了。所以你大可放心,我们祖孙三人不会花用你们沈家一分银钱。”

沈湛根本不相信:“还三五千两,这样的大话你也敢说也不怕闪了舌头。”
第4章64章 易安发威(1)
家有悍妻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