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章章 飞升 1

轰!

这股气息弥漫开来,笼罩了整个玉虚宫,各层都在微微颤动,宛如地震一般。荣直和徐子瑛是神仙,最为敏锐,当即面色大变。

“有人晋升!”

“晋升?谁?”

“啊!”

安素素一捂嘴,瞬间想到了一个人,再看伙伴们的表情,显然也很有默契。大家齐齐抬头,向着某一层望去,只觉那里蕴藏着一团神光,可能是事发突然,自己也没想到,异常躁乱澎湃,充满着毁灭性的力量。

轰!轰隆隆!

一眨眼的功夫,这股震荡就愈发强烈,地面现出裂纹,石山摇摇晃晃,潭中老鼋探出黑头一脸不妙。

玉虚上空更是吓人,气象杂糅,半明半暗,宛如鸿蒙初辟。

又听咔嚓一声巨响,紫蛇将天空划开一道口子,数不清的魂兽在其中游走,更有人形生灵探头探脑,似在接引此人前往。

“莫慌,跟我走!”

顾玙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半空,瞬间安定全场,只见从静室内飞出一团虚光,兜兜一转,嗖!里面又飞出一方古印,与其交相缠绕。

紧跟着,二人一道冲破云霄,直直投入魂界。

过了好半响,杂乱的气流才缓缓平歇,天空安宁,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

“哇,好大的阵仗!”徐子瑛啧啧称奇,颇为羡慕。

“这便是厚积薄发了,一朝顿悟是最厉害的。”荣直由衷欣喜。

“哎,不知在里面经历了什么,好想知道啊。”王蓉就很八卦。

“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呀!”安素素在祈祷。

“吱吱!”

连胖兄也忽然蹦出来,双爪握拢对着天上拜了几拜。

…………

长生界数千万人口,人烟稠密,修士比例极高。地势也复杂多样,多禁地险地,但对本界人来讲,只有一处称得上是绝境。

通天河!

顾玙此刻便站在通天河岸,望着这条几百里宽的浩瀚河水。

它像一条青色的巨大筋脉.在河床内弯弯曲曲,转折起伏.张翁搏动。浪涛一个跟着一个,雪崩似地重叠起来.狂怒冲击着堤岸,发出轰隆隆的响声。

通天河的重水占据了中央广阔一带,但两侧还是有一些富裕空间,所以养育了不少渔民,能在边缘划行船只。

所谓重水,不仅是鹅毛不渡,还会产生一种巨大的吸力,飞鸟也会坠落。而修士研制的飞舟,飞行是其次,主要就是能抗衡这种吸力。

大则运送数百人,小则数十,成本甚巨,材料珍贵,根本普及不了。

顾玙特意去看了飞舟的接引台,大概可以理解成停机坪。在他看来,这才是长生界最有趣的贡献。

这里的道士没有出世之念,而是入世为官,保五谷丰登,国泰民安。老实说,他很喜欢这个体系,但仍有明显不足——在科技树上点的太少。

像飞舟这种东西,再多些就好了。

“哗哗!”

“哗哗!”

水气浓郁,银星飞溅,顾玙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河水,忽地抬足迈步,一步步走向河心。

距中央还有老远,他就觉一股巨大的吸力袭来,拉扯着自己向下沉落。越往前走,吸力就越大,待到最中央时,连天人之力也有些勉强。

他望望四周,却露出满意的神色,一撩长袍,居然在水面上坐了下来。

方圆广阔无边,万物不存,水域颜色很深,无风无浪,仿佛一块厚实的铅块抵在这里。而他闭上双眼,静心调息,竟要长期驻扎,似在等待着什么。

五年前,燕舟御驾亲征,兵发西荒。

草原各部死战不降,横尸百里,血流成河。托娅更是杀至最后一人,单骑冲锋,死在了燕舟掌下,令天下修士纷纷侧目。

女战神之名得到世人认可,竟成了故事里的英雄一般。

启元终于完成了大一统,就在人们猜测燕舟下一步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出乎意料的选择开坛讲法,公开阐述天人奥秘。

他的理论就是:长生界从未有人飞升,不知上界如何。而我不管你是什么样,我的目标就是做天帝!

如今天下一统,修士的眼光要放长远,别再拘泥于一国一地。简单说,将来飞升上界,本界修士便是天然盟友。

所以我公开天人之法,还要培养神游高手,飞升的越多越好,以后都是本界助力,也是朕的助力……

这种单纯不做作的行为,为燕舟大大洗白,不少人主动投靠,颇具人主之望。

老实说,这一点是顾玙没想到的,此人的确有大魄力,天生枭雄!

而前不久,启元又昭告天下:本月十五日,燕舟携皇后,以及七位重臣,举行飞升大典,开启征服上界的第一步!

这东西就跟外星人来袭,地球放弃内部矛盾,组建联邦一样。一时间群情沸腾,似乎都忘了国仇家恨,数不清的修士赶往京城,要亲眼见证这伟大时刻。

那些先贤飞升失败,是因为存想法有缺陷,肉身淬炼不足。但燕舟已积聚一界气数,从理论上,顾玙也不敢确定他会出现什么状况。

…………

皇城,内廷。

明玉一身常服,正歪在榻上饮茶,忽感一股熟悉的气息逼近,奴才们尚未通报,燕舟已大踏步走了进来。

她面容恢复冷漠,问:“你来做什么?”

“当然来看看我的皇后,你们都下去吧。”

“是!”

眨眼间,室内仅剩二人。

明玉造反失败,被其软禁宫中,经过五年光景,态度似乎改变了不少。燕舟有句话讲的很对,她是个有野心的女人,什么国仇家恨都是借口,想要的只是那尊王座。

“……”

燕舟打量了她一会,似乎非常满意,道:“你没辜负我的期望,达到了飞升之境,再过几日,便是我们开创历史的第一步。”

“你就那么自信能在上界建立秩序?若它原本就有天庭呢?”明玉嘲讽道。

“有又如何,打破便是!”

“倘若打不破呢?”

“那便隐忍蛰伏,待时而动。”

“那若是死了呢?”

“哈哈哈!”

燕舟大笑,一把抱过对方,明玉挣了挣便不再动弹,“我说过,只有你可以做我的皇后,所以我生,你生,我死,你死!”

“你,你就是个……”

明玉又露出惧怕的神色,却找不出一个恰当的形容词。

燕舟不爱她,也不爱任何人,之所以对她青睐有加,就是因为她适合做皇后。或者说,这样一个皇帝身边,就应该配这样一个皇后。

这同样是他的道,是天下至尊。

明玉忽然发现,自己竟对他非常了解,这种了解也令内心愈发恐惧,甚至她也不晓得自己怀着什么样的心思。

新的旧的,死的活的,苏醒的尘封的,乱七八糟杂糅在一起,宛如古早的三流言情套路。

更重要的是,她不晓得燕舟会如何,但很清楚自己,自己飞升,肯定失败!

为啥?

妈蛋的,这地方还木有天界呢,我特么飞到哪儿去?

(又多了个萌主,会有加更哒!哒哒哒!)
第八百二十章章 飞升 1
顾道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