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床榻上的血衣百女子

但水面上的肩头陵天苏却看得一清二楚。

他眼眸微凛,实在难以理解本应该养尊处优的叶家小姐,身体上为何会留有如此多的疤痕。

他怔怔的看着她水中背影,瘦小的肩膀上有鞭伤,有剑伤,有刀伤,更有烙伤,大大小小,多不胜数。

陵天苏情不自禁的抚上她肩上的伤口之上,心中竟然微微痛楚,他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他的妹妹,究竟受了多少苦。

木桶里叶离卿突如其来的被人触碰,身体微微一颤,显然也是极为不适应,她将脑袋仰气,由下至上就这么倒着看着自己的哥哥,问道:“哥哥,你要帮我洗头吗?”

陵天苏惊觉过来,收回手点点头道:“好,我帮你洗。”

取过皂角,均匀的涂抹在湿透的秀发之上,然后就这么弯着腰细细揉搓按摩着。

“力道怎么样?”陵天苏轻声问道。

“嗯,刚刚好。”

小丫头极为享受的眯起了眼睛,直到这一刻,她才从他身上真正的感受到了哥哥的感觉,真的挺好的呢。

小丫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突然道:“哥哥你身上也湿透了,要不要一起,我帮你洗背。”

陵天苏好没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这丫头,真是没救了……

不行,等得空了,得好好将她教育一番,否则日后出去迟早自己吃亏。

“我就不了,你别乱动,水流到眼睛了会难受的。”

“哦……”

水下,两条雪白的臂藕欢悦的来回起伏荡漾,看来原本有些沮丧的小丫头心情渐渐转好不少。

陵天苏忍不住摇了摇首,其实她要的,也并不是很多啊……

沐浴完事,陵天苏退出屏风,让她自己穿好衣服,虽然途中令她微微不满,但陵天苏态度异常坚决。

开玩笑,脱衣服闭着眼睛一拉就直接了事了,穿衣服难免少不了一些磕磕碰碰,若是不小心碰到什么不该碰的地方,真是剁手都难以赎罪了。

“行了,你先早点休息,我也回房换衣服了。”

陵天苏抹了抹额角汗水,突然发现给人洗澡也是个技术活啊。

“哦……”今天的叶离卿真是异常的乖巧。

退出房外,陵天苏恰好碰到端着一碗热气腾腾姜汤的沈柔,倒是真没想到,她居然真的端了一碗姜汤来。

沈柔端着姜汤,神色有些尴尬,看着陵天苏欲言又止。

陵天苏却摆了摆手,行了一个礼,便转身离去了。

他不愿让叶离卿知道她的娘亲是因为他才送来的这碗姜汤,若是她不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回到自己房中,陵天苏关好门窗,下意识的往房梁上看去,不出意料的,赫连今日果然没有来这。

想到这里,心中有些沉重,若是连赫连都遇害了……

他摇了摇头,将这个念头挥之脑外,既然他与赫连有过约定,他答应做他一年免费打手,溯一这种有便宜不占的性子按理不会将他成为凶手目标之一。

没有溯一的帮助,他可谓是毫无头绪。

溯一见多识广,活了这么多个世纪,什么离奇事迹不知晓。

可他不过是一个刚入世的菜鸟世子,即便今晚让他见到了顾鹤延的尸体,他也未必能推演出凶手的来历。

但是不管怎样,他都不能这么干坐了,他隐隐约约的猜到,这永安城内,因为他的缘故,引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无奈的脱去一身黏在身上有些难受的衣衫,有取出一套新的世子服,随意的套在身上,也赖得去系上衣袋,解了发冠,将半干未干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肩上,若有所思的想着要不要自己趁着还未天黑,再往大碑亭那儿跑一趟。

“你说你一个少年郎,系什么红绳,带什么铃铛?”

一道调笑声毫无征兆的从床那边传来。

陵天苏心中猛然一跳,浑身汗毛骤然炸起,他的房中,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他竟丝毫未查!

循声望去,却见他每日就寝的那张大床之上,如今却多了一位红衣女子。

红衣如血,肤白如雪……

她拥有者世间最完美精致的五官,幽深的眸子稍有不慎,仿佛随时便要沉沦深陷其中,只是那唇色过于苍白,面上带着恹恹病态之色,但却绝不是那种娇弱的病美人。

她就那般风轻云淡的倚靠在床头,脚边斜放着一把血伞,浑身上下没有透露出一丝惊人的气息,如同在平常不过的女子一般。

可陵天苏却不由之主的头皮猛然一紧,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兽化冲动。

这是野兽天生对感受到危机的防御本能。

这女人……很危险!

陵天苏眼神微凛,他对这女子有些映像,便是今日在长街上擦肩而过的那位女子。

她那惊人的容貌,想往都很是困难。

“阁下是何人,为何擅闯我叶府?”陵天苏沉声问道。

他竟丝毫看不出这女子的一身修为境界,从进入房间到刚刚,他丝毫没有感受到第二人的气息。

她更是能悄无声息的躲过府中影侍的眼卫,据他所知,影侍视角遍布在王府每个角落,她既然能潜入到他房中,更没有引起丝毫骚乱,实力至少在安魄之上。

他甚至隐隐有预感,她的实力,极有可能在赫连霸之上。

“小家伙不必这么警惕,本座若是有歹意,任你如何警惕,也是走不出这房间半步的。放心,我来找你,是因为有着与你一样的目的。”

红衣如血的女子唇角微勾,幽深暗如渊的眸子忽然顿住,似乎发现什么有意思的事。

陵天苏被他的话语与眼神搞得有些莫名其妙,这女人,玩什么花样,还说与他有同样的目的?他压根就不认识她好吧。

下一刻,那红衣女子竟然做出了另陵天苏大跌眼睛的动作,她学着市井间泼皮男子一般,竟然颇为轻佻的吹了一个并不响亮的口哨,轻笑道:“小家伙身材不错,挺白的。”

陵天苏:“……”

他猛地低头,这才发现一时偷了个赖,未系衣带,好死不死的敞开的春光却被这女人看了去。

呃…他这算不算是被人调戏了。

陵天苏连忙系好衣带,然后用力瞪了一眼床上女子,道:“那不知阁下的目的是什么?”

话说这女子上他的床居然不脱靴子,真是过分。

但陵天苏却眼尖的发现她脚上的黑色皂靴,那是大晋特有官员的官靴,这女子,竟是朝廷中人。

怎么女子也能任职官员的吗?

上官棠目光若有若无的在他腕间那不起眼的铃铛上划过,笑道:“本座知道你今日去了恒源商会,你似乎对于顾鹤延的死…很感兴趣?”

陵天苏心中一跳,果然还是被人盯上了吗。

“我与顾少是朋友,他三叔出事了,我不过是存粹的担心顾少,至于你所说的,应该是你想多了。”陵天苏解释道。

上官棠眸子闪了闪,道:“你这套说辞,敷衍敷衍顾瑾炎那个猪脑子还过得去,对于本座,可没什么说服力。”

对着那双仿佛看透一切的幽深眸子,陵天苏也懒得和她一直打太极,干脆摊开了道:“好吧,那就算如你所说,我对于他三叔的死,很感兴趣,可那又如何,阁下难不成就因为这点,才私闯我房间,难不成也与我一样,对这起案件感兴趣?”

上官棠道:“错,不是对这起,而是对近日来,那几起离奇案件,都感兴趣。”

陵天苏面色微变,这女人……原来也已经看出这几起案件之间的关联了吗。

上官棠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笑道:“我想世子殿下感兴趣的也不仅仅只有顾家的顾鹤延吧,我想我们可以合作。”

陵天苏沉声道:“你是怎么找上我的?”

他进京以来,素来低调。

要说唯一掀起的风波,也不过是在那春意楼里与汪子任打的那场架。

可在这鱼龙混杂的永安城了,世家公子间的打架斗殴实在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了,不足以吸引人的眼球。

而这女人,又是如何看出他与这几场案件的关联的?

难不成她那日也在大碑亭附近,而却已经看出那日在大碑亭内假扮凤陨宫门人的真实身份是他?

虽然有些太过于匪夷所思,不过这女子洞察力惊人,不得不防。

谁知她耸了耸肩,极为不负责的道:“谁知道呢?”

陵天苏吐血。

“阁下这样,实在难以让本世子信服,合作一事,还是不提也罢。”

上官棠却吃死他一般道:“那日我虽未曾参加大碑亭碑竹争斗一战,不过争战碑竹结束后,大碑亭竟然不翼而飞,而此事过后,先是何修图离奇死亡,再是国丈被人刺杀,天阙楼何韶华诡异失踪,现在…又轮到顾家倒霉,你就没有想过,或许那大碑亭下,镇压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正因为大碑亭不知被谁带走,所以造成了这几场悲剧。这些…世子殿下你都不感兴趣吗?”

就在此刻,腕间的铃铛无声的颤了颤,陵天苏眼神微微一动,溯一安静不下去了。

(ps:今晚三更,任务完成,继续苦逼码字。有史以来第一次三更,所以厚着脸皮求求各位大佬手中的保底月票,谢谢。)
第一百六十九章:床榻上的血衣百女子
我是半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