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命悬一一线

木清羽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柳兰乃乔师兄至爱,雇主为什么要对一个弱女子下手?”

“先是竹林六煞,再是柳兰,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联系?”

……

他感觉自己好似掉进了无底洞,脑子里充满了疑虑。

如今杀手排行榜榜首的位置一直是空虚的,木清羽完全可以凭借他的实力登上榜首,以此扬名江湖。他对此并没有丝毫兴趣。

出名要趁早,但出名与木清羽无半点好处。

他只想干完这最后一单,凑够银两,前往沈阳,借助努尔哈赤之手除掉柳玄子……

一夜未眠。

木清羽穿上棉袄,到后堂向庄主辞行。

黑袍男子仰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庄主,林昔即日前往灵妙派,取下柳兰首级献给雇主。”木清羽抱拳道。

黑袍男子缓缓道:“林少侠,我得到消息,柳兰早已逃离灵妙派,前往京师参军去了。”

木清羽嘴角微微上扬,道:“哦?她一介女流,竟然还想为国效力,这倒是有趣得很。”

黑袍男子笑道:“既然她想做花木兰,咱们就给她一个机会!”

木清羽会心一笑,道:“我懂了。”

“林少侠,你的剑术炉火纯青,可惜没有一把好剑配得上你。临别之际,我赠予足下一件礼物。”

“来人,把剑赐予林少侠。”黑袍男子一声勒令,一名守卫双手捧着一把生锈的剑,小心翼翼地走到木清羽跟前。

木清羽看到守卫送上来的剑,不禁一怔。

黑袍男子笑道:“此乃昔日剑阎王之佩剑,断骨剑。”

木清羽回过神来,把剑握在手中,一出鞘,剑锋闪出一道犀利的寒光。

木清羽收鞘,愣了良久,忖道:“我不是已把此剑当给当铺了吗?为何此时它会出现在这聚贤庄?”

“不知庄主是如何得到此剑的?”木清羽问道。

黑袍男子笑道:“说来也巧,我的手下无意路过当铺发现了这把生锈的剑,误以为是商朝的青铜剑,便买下回来收藏了。那日我无意瞅到,才发现这是昔日剑阎王之佩剑——断骨剑。”

“原来如此。”

黑袍男子又道:“正所谓宝剑赠英雄。林少侠,这把剑归你了。”

木清羽抱拳道:“多谢庄主。”

“不耽误林少侠的正事了,我在庄内等待林少侠的好消息。”

“庄主,林昔告辞。”

……

木清羽匆忙到驿站买了一匹快马,架马直奔京师。

从江南赶到京师,走路需要一个多月,普通马车需要半个多月。

即使是一匹快马,马不停蹄的赶到京师也需要七天。

这一路上累死了许多匹马,木清羽一天去驿站换一匹快马,直到第六天。

驿站。

“老板,给我来一匹快马。”木清羽从腰间掏出两锭白花花的银子。

“足下认为一百两能买到快马?”

驿站负责人是一位精廋的长须老人,他拿着一支诺大的毛笔对着地面上的宣纸,写着什么东西。

笔杆是血红色的,就像是用活人的鲜血染过一般。

木清羽二话不说,又从腰间掏出两锭银子,“二百两!”

老人连那二百两银子看都没看一眼,笑道:“看来足下近来赚得不少啊。”

木清羽冷冷道:“废话少说,牵马过来。”

“好,好,我这就去给足下牵马。”

“轰!”

老人猛地用笔点在木清羽的身上,木清羽一时竟未反应过来!

“木清羽!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衣冠禽兽!今日我便替剑阎王清理门户!”

木清羽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仍凭自己再怎么乔装打扮、隐姓埋名,最终他还是被身后的那把“断骨剑”出卖了。

木清羽看着眼前的这位老人,突然想起师伯吕三千曾提起的“亡命判官”。

“阁下是亡命判官,铁通老前辈吧。”木清羽有气无力的说道。

铁通冷冷道:“畜牲,你能死在我的手中,应该感到荣幸。”

木清羽脸色苍白,凄然道:“铁前辈,无论你信不信,我还是要告诉你,杀害吕伯伯的另有其人。”

“死到临头还不承认!”

铁通一声怒斥,用判官笔戳中木清羽的胸口。

“噗!”

木清羽嘴唇已鲜血被染红,一大口血涌了出来。

“天欲亡我,我岂能不亡!”木清羽仰天长啸。

他渐渐无力的闭上了双眼。

铁通手执判官笔,再次走到木清羽跟前,欲下手之际。

“噼啪!”

不知何处响起了鞭炮,铁通向四周望了望。

陡然!

一位断腿男子出现在铁通身后。

“乔-四-通?”

断腿男子笑道:“啧啧啧,想不到亡命判官竟会对一个舞象之年的孩子痛下杀手。”

铁通叫道:“此子忘恩负义,对待他当然得用特殊手段!”

“好一个忘恩负义!铁前辈,凡事都要讲究个证据。证据!你有吗!?”

铁通淡淡的说道:“木清羽杀害吕英雄之事,乃张虎少侠亲眼所见,武林人士人尽皆知,这便是铁证!”

“铁通,我给你面子,称你一声‘前辈’,我若不给你面子,你算个屁。”乔四通冷冷的说道。

铁通脸色变得绯红,他拿起判官笔一阵乱舞。

“左魂掌第一式,狱龙腾!”

乔四通虽然断了一条右腿,但反应却没有任何愚钝,他凌空一跃,对准铁通的背后,狠狠地给了一掌。

“铁通!你中了我的掌法,数日之内必会丧命!”

乔四通把木清羽的一只手搭在肩上,踏马而去。

他不敢与铁通有太多的交手。左魂掌乃《天意气象决》中记载的掌法,威力虽大,但过于阴险毒辣,用掌者稍有分心,便会走火入魔,毒火焚心而死。

乔四通无意发现木清羽的包袱里装了许多的白银,他不禁忖道:“这小子从哪里搞到这么多白银的?”

如今木清羽昏迷不醒,当务之急便是寻得一处医馆,保住他的性命。

“噗!”

一大口鲜血又从木清羽的口中喷涌而出,弄得他满手血腥味。

乔四通把木清羽从马背上抱下来,替他输了一道真气。

(本章完)
第38章 命悬一一线
话江湖之帝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