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百十六十章 结局么?

莫离死了,瘦弱的身躯化成点点金光,融进了茧中。袁起满脸是泪,死死的抱着这只巨茧,冰冷的脸,紧紧的贴上去,温柔的摩擦着。

从长寿初遇,闯蛇窟,拜青城,在到安平查案,莫家村,共赴蓬莱,一点一滴,都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有些事,有些人,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袁起很心痛,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了一切。

虚空中,血光划过,噬魂鼎调转回头,重新落在了万圣的手中。

”就差那么一点!“万圣不甘,但他感到浑身酥软,这一击他耗费了太多,短时间内在难凝聚力量了,抬头看了看上空那十朵血莲,脸色骤变,快速腾空离去。

虚空的另一侧,万青神色异常的凝重,他感觉眼前的袁起正发生一种无法想象的锐变,那红色的眸子中,痛苦与柔情并存,这和之前的冰冷形成强烈的反差,体外的魔焰也缓缓的隐去,消失在那把溟皇剑中。

“魔化过的人,真的可以回头么?”万青自语,如此的情形,连他都开始怀疑了。

“咦!”万青哑然,幻月镜突然不受控制,自行的飞上天空,古铜色的镜面中,有一轮弯月,如同一只眼睛,闪烁出七彩的光芒,照向袁起,在镜面后方,一个灭字,变的异常的闪亮。

“难道是他?”万青震惊,他不敢相信,那所谓的灭,是一个被魔化过的人。然而幻月镜如此的反常,也不可能没有道理。

忽然,幻月镜异变再起,那七彩的光芒中,竟延伸出一本朦胧的古书,顺着那七彩的光,传向袁起。

“不行!”万青脸色大变,他感到自己在幻月镜上留下的印记正迅速的消失,这是他现在不能接受的,因为那里面还藏匿着无数幸存的青城弟子。

来不及细想,万青腾空而起,强行要将幻月镜强行抓在手中,阻止它的异变。

然而一切出乎意料,没有遇到激烈的反抗,随着他灵力的注入,竟然轻而易举的压制住古镜的躁动。

“究竟是怎么回事?”万青不解,又道,“难道不是他!”

空中,一本金黄色的古书掉落,被万青接在手里。睁眼望去,古朴发黄的书上,铭刻着三个熟悉的大字。

“镜像术!”万青的额头已冒出冷汗,“难道师父临死前真的修成了镜像术,他将此法封印在幻月镜内!”

“轰隆隆!”雷鸣般的响声,打断了他的思考,抬头望去,那十朵血莲中,金光四射,弥漫着一股危险的气息。

“快走!”万青大声提醒,自己则收起幻月镜和古书,往蓬莱码头飞去,依稀可见,那里蓬莱封印正在飞快的愈合。

万青的话似乎也惊醒的袁起,他默不作声,抱住巨茧,在原地留下残影,往出口飞去。

空中,隆隆的响声越来越大,恐怖的气息也弥漫的越来越深,几乎是沿着袁起的后背追踪。

“快!快!”万青放下执念,强行以法力阻挡四周涌来的封印之力。

眼见袁起距离越来越近,即将逃脱出来。忽然,一道掌影浮现,打在了万青的后背上。

“你!”万青控制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手上法力一顿,那仅剩的封印出口瞬间就愈合了。

“我就不信你还能活着出来!”万圣看着在封印中挣扎的袁起,脸上露出冷笑,他本以离去,可心里忽然有种感觉,若是此子今日不死,来日必将后患无穷,于是便折返回来。

“呼呼!”海风呼啸,夹杂着强大的掌印,蕴含着万青愤怒的一击,万圣被震飞,他很冷漠,在海浪中稳住身形,运转着仅剩的灵力,迎了上去,就这样,两人沿着北海一路大战。

蓬莱岛,血莲彻底爆开,金色的气息流窜,化为烈焰,焚烧这里每一寸的土地,而此时的蓬莱封印,反倒像是一个锅盖,牢牢的封死了所有的退路。

熊熊烈火中,袁起死死的护着巨茧,嘴里默念冰心诀,努力的保持理智,他衣着残破,身上已经有了多处灼伤,但却仍然不肯放弃,在虚空中,留下一道又一道残影。

“为了莫离,我绝不能死!”袁起声音坚定,眼前的巨茧,似乎给了他生存下去的勇气,回头看了一眼码头的方向,目光中,流露出一种决然,”我一定会活下来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所有人都付出代价!“

“吼!”烈焰化成火龙,呼啸而来,袁起脚踩青云步,往蓬莱禁地的方向飞去。

蓬莱海域,万青万圣两大高手,依仗两柄神器纠缠,整个北海呼啸,滔天的巨浪在那里狂涌,久久不曾散去。

这一战的结果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从那以后,北海的码头,都被那层层的巨浪无情的吞噬了。

两日后,万青终于回归了,幻月镜内,无数幸存的青城弟子出现在青城山上,所有人都感到庆新,蓬莱的遭遇变成这些人心里永远的恐惧。

万青面色苍白,简单的吩咐了几句,就匆忙的闭关去了。

溟山之巅,万圣立于涯顶,他嘴角溢血,脸色非常的难看,在他的后方,宁心宁徒等人站在那里,大气都不敢上喘一声。

“门主!”一名魔徒上前,迟疑了一下,说道,“圣女留下一封书信,人就不见了!”

万圣接过书信,扫上几眼,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罢了,随她去吧!“微风拂过,那书信也随风没入山崖。

万圣眼神飘忽,落在宁心的身上,反手成爪,化成一股阴风,揪住宁心的衣领,眸光中,带着浓浓的杀气,宁心整个人被他提到悬崖边缘。

“你还有什么话说么?”万圣冷冷的问道。

宁心知道必死,也没了顾忌,她目光伶俐,冷冷的问道:“是不是你让绝叔去拦万青的!”

“是又如何!那是他的宿命!”万圣杀机凛然,“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所有背叛我的人,都得死!”

“是么?“宁心讽刺道,”抢了别人的女人,还敢大言不惭的以此为借口来复仇,你做的这些事,只不过是为了满足你涂霸中原的野心而已!“

”住口!“万圣手中血光闪烁,一下子就将宁心的修为禁锢,“既然你那么想死,我一定成全你!”

“呜!”宁心被那只手掐的说不出话来,身体被提到半空中,即将落入无底的深渊。

“师父!”宁徒上前,抱住万圣的手臂,说道,”师妹一时糊涂,请师父绕过师妹这一次!“

“滚开!”万圣猛力一震,宁徒口吐鲜血瘫倒在地,“好一个一时糊涂,我给过她机会,是她不知道珍惜!”

“师父!“宁徒爬在地上,死死的抱住万圣的腿,”请师父在给师妹一次机会!“

“门主,此时正是用人之际,殿主乃我门中不可多得的人才,还请网开一面!”金牙老人以及后方的魔徒,都频频跪下替宁心求情。

“你们想造反么!”万圣狰狞的说道,“我决定的事,谁都无法改变!”

“师父!殿主!”宁徒等人充满了无奈,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宁心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门主,大事不好了!“忽然一名魔徒跑来。

“什么事!”万圣皱了皱眉。

“长信君,雨彤以及武侯三人带领大批人马,将这里包围了!“那名魔徒惊恐的说道。

“好啊!都来拉!“万圣一愣,盯着宁心,犹豫了一下,最终缓缓松开手臂,”你的面子可真不小啊,蛮荒五殿居然来了三位殿主来保你,看来我今天杀不了你了!“

“咳咳!”宁心跪在地上,大口的咳血。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万圣手中寒光一闪,一把匕首对着宁心的脸上划出一道口子。

“啊!”宁心疯狂的捂住自己的脸,片刻间,血液已经溅的满脸都是了。

“师妹!”宁徒上前,抱住宁心。

“把她给我带下去!“万圣上前,一枚黑色的丹药射入宁心口中,冷冷的说道,”从今以后,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溟山,为我牵制五殿的人!“

宁心的离去,让这里的人都感到恐惧,万圣负手而立,久久不语。

“门主!这一战我们损失惨重!接下来该怎么做!”金牙老人迟疑一下,主动询问道。

“表面上看是损失惨重,但是五殿会给我们更多的人,这一点无需担忧,至于青城那边!“万圣顿了下,遥望青城山的方向,杀意再次弥漫,”没有万青的青城山,就是一座空壳,早晚会毁于我手!“

“可是!万青他,好像还活着!“金牙老人不敢多言。

“嘿嘿!”万圣笑了,浑身突然涌现出一股强烈的气势,缓缓的伸出右手,钻紧拳头,”十年,只要在等十年,万青就会被我的噬魂咒吞噬致死,到那个时候,天下尽在我手!“

“门主英明!”众多魔徒齐声拜贺道。

蓬莱禁地,那冰冷的地宫内,三座石门全部开启,隆隆的诵经声与寒风相互混杂,让这里变的异常的诡异,那株参天的巨柳下,袁起盘膝而坐,他眉头紧皱,一遍遍的默念着冰心诀,浑身魔气忽闪忽灭。

“魔由心生,生生不息!”良久,袁起睁开了双眼,几日下来的压制,用了太多的方法,奈何魔性像是在他体内生根一般,斩不断,除不尽。

“魔由心生,魔由心生!若是心没了,魔自消!”袁起默默的念叨着,”可是,心若没了,我还是我么?“袁起的目光在轮回与嘘府两道大门中打转。

”希望这蓬莱最强的道,可以有化解魔性之法!“袁起站起身来,他眼神坚定,踏入了嘘府的大门,沉重的石门,缓缓闭合,四周,地宫的地面上,一道乾坤图缓缓升起,将这里封印。

”三千古结,我一定可以彻底参悟!“袁起的声音回档在整个地宫之中,久久不散。

青城山,距离蓬莱一战已经有了半月,万青始终没有露面,所有人的心头都陇上了一层雾霭,遥望天空的绝情殿,苍松等人深深的皱着眉头。

突然,幽幽的钟声响起,那是解剑崖预警的信号,由于万青的闭关,整个人青城山一直处于戒备状态,故此解剑崖这唯一通往青城内部的通道,显得尤为重要。

苍松急速带着数名弟子飞去。

解剑崖,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子站在那里,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星空般的眼神,凝望着一群青城弟子,有一种洞穿他人心神的感觉,正是许久不见的叶子。

“诸位!我不是魔教弟子,我没有恶意!”叶子解释道

“年轻人,你来我青城何事?”苍松皱着眉头问道。

“这位一定是青城的长老吧!我叫叶子,今日我想拜入青城门!”叶子慎重的开口道。

“不好意思!我们青城暂时不收弟子,你如果想入青城的话,就等明年来参加考核吧!”苍松一口回绝。

“这样啊!那太可惜了!”叶子一脸的遗憾,一枚玉笛持在手中,不管不顾,径直在众人面前吹奏起来。

悠扬的笛音,顷刻间就飘荡进整座青城山,所有弟子闻听此音,都如痴如醉。

“你干什么!”苍松最先反应过来,大声喊道,“快停下,否则休怪我“

“收下他吧!”高空中一个声音传来,叶子身上突然冒出浓厚的灵光,栽着他缓缓升空,没入绝情殿中。

“掌门!“苍松抬头望向绝情殿,一脸的激动。

笛音随着叶子来到绝情殿而止,他盯着大殿中的盘膝而坐的身影,一脸的凝重。

“掌门伤势如何!”

“不碍事!”万青淡淡的问道,“你来我青城做什么!”

“我想拜入青城门!”叶子说道

“哦?这是为何,天下之大,以你之资,哪里不可容身!“万青说道,”何以要入我青城!“

“魔教不灭,天下苍生难以安宁,我志于此,请掌门成全!”叶子跪了下来。

“蓬莱一战,多亏你了!“万青点了点头,”叶子是你的名字么?“

“是的!“叶子点了点头。

万青深思了片刻,最终开口道;“你以此名入我青城,难以入谱,我在为你加上一字,你仙风烁资,如诗中谪仙,从今以后,你就叫叶子诗如何!”

“叶子诗!”叶子默默的念道,“好名字,从今以后我就要叶子诗了!”

“好!你先退下吧,会有人为你打点一切的!”万青缓缓的开口,重新的闭上了眼睛。

“那我告退了!”叶子诗说道

绝情殿的大门再次的关闭,良久,万青睁开的双眼,胸口中一股血气在那里摇曳,正一点一点的吞噬着他的灵力。

“噬心咒真的无解么?”万青叹了一口气,“以我之力只可以勉强压制十年,可是十年后,那万圣的实力定然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到了那个该当如何呢?”

他眼神微微撇向一旁,幻月镜与一本金黄色的书籍,并排的放着,自回来以后,幻月镜就一直如此,唯有后方那一个灭字,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万圣伸手入怀,取出一方古令,天尊令三个大字映入眼帘,他抬起头,遥望蓬莱的方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难道真的是天意么?”

沿海之处,一座无名的村落,万婷头戴斗笠,凝望着平静的海面,他眼光晶莹而决然,默默的说道:”我相信你没死,总有一天你会归来的,而我,永远等着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第百十六十章 结局么?
魔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