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出其不章意

我听到老钟拉动保险栓的声音,赶紧丢了工兵铲,一个卧扑翻身倒地,葛壮同时也抱住脑袋跳到了棺材后面。紧接着就是枪声响起,步枪子弹打在怪婴坚硬的颅骨上,爆出“咔擦”闷响。

不到三十米的距离,步枪子弹的穿透力是很可怕的,就算一厘米后的钢板也能射得穿,我听到“砰”的一声,赶紧抬头去看,发现怪婴被子弹巨大的穿透力带得飞起,重重跌向棺材另一面。

另一面的葛壮早已经蓄势待发,抄着*跳起来,凌空一斩,刀刃砍中了这玩意的腹部,大头怪婴狰狞口器中爆发一道“哇哇”的响亮啼哭。那声音尖锐得仿佛有人在我耳边那锉刀锯木头,震得我脑仁一疼,赶紧用双手死死捂着耳朵蹲下。

葛壮仍旧抓着*,对准怪婴砸落在地的腹部捅去,它的骨头全都集中在脑部,腹部位置却干干瘪瘪的,被葛壮“唰”一刀钉个对穿,落在地上拼命瞪着四肢,疯狂扑腾了几下,很快不动了。

怪婴被切开的肚子当中,流出了两排黑色的粘液,腥臭难闻,不知有没有毒,我小心翼翼靠近了这玩意,确认它已经不能够再动弹的时候,口中方才轻舒了一口长气。

葛壮靠近我说道,“小南瓜,莫非这就是外星人下的崽?”我脸色难看,摇头说不晓得,可能是吧,刚从娘胎里出来就要吃肉,看来外星人也是肉食动物。

葛壮也叹气说道,“好硬的牙口,牙口好,胃口自然也好,身体倍棒,吃嘛嘛香,还好这东西没长大,要是体型超过一米绝对是个怪物。”陈芸走上来,对着怪婴那对粗短的大腿踢了踢,说可惜它太凶了,咱们抓不住活的,否则倒是可以带回去做一做活体实验。

我一脸膈应,说你就别恶心我了,不管它是不是外星人,我都不支持你带回去做活体实验,这玩意太残忍了,还不如一刀给它给痛快。

陈芸说道,“你懂什么,如果这真是外星人,通过研究它们的身体构造,以及基因细胞,能够产生的科研价值是无可估量的,比任何古董都要值钱!”

我正想反驳她,结果耳边却传来一道闷哼,这声音听着好像老钟的,我急忙回头,发现原本端着枪照看我们这边的老钟居然毫无征兆地倒下去,背后站着刘伯,正从他身上掏东西。

“刘伯,你干什么?”我心中大骇,万没料到刘伯居然会趁老钟松懈的时候偷袭他,口中大喊,却见刘伯几下就从老钟口袋中摸出了那颗圆滚滚的珠子,朝我们挥挥手大喊道,“这东西给你们没用,还是交给我吧,臭小子,我劝你赶紧离开这个……啊!”

他话未说完,忽然从暗处射出一条小虫子,一口钉死在了刘伯的脖子上,刘伯惨呼一声,捂着脖子滚倒在地,小章从阿黎身边跑出来,对刘伯大喊,“早看出你心术不正了,快把补天珠还给我们,你已经中了阿黎的蛊毒了,你……”

见状我松了口气,还好阿黎懂得放蛊,要不然刘伯突然发难,场面还真控制不住。

谁知小章话还没有说完,倒地的刘伯居然若无其事地又爬起来,手上捏着一只已经死掉的黑色蛊虫,不屑一顾地弹弹手指,“想拿蛊虫暗算我,想得倒美,小丫头,这东西对我没用,我还有事赶着去做,不陪你们耽搁了!”

说吧,刘伯对着我们晃了晃补天珠,转身爬上了石栈。

“南哥,胖哥,你们快来帮忙啊!”小章见他要走,立马跑向倒地的老钟身边,一把抓起了步枪,手忙脚乱地对准刘伯扣动扳机,“把补天珠留下!”

砰!

枪声一响,第一个倒下的人却是小章,这小子根本没学过怎么开枪,扛不住步枪那么大的后坐力,被那枪膛一振,身体摔落在地上。阿黎从他身边跑过,去拦截已经爬上石栈的刘伯,刘伯居高临下,手上抓出一把匕首对她投掷下来。

阿黎没躲开,肩上中了一刀,随之扑跌在地,等我和葛壮铁青着脸跑向出事地点的时候,刘伯已经爬到了火山口边缘,站在上面冲我们大喊道,“别追了,我没打算跟你结仇,补天珠拿给你们没用,只有我才知道怎么它的用途是什么!”

我气得后槽牙“咯嘣”响,跺脚大骂道,“你个老混球,突然暗算我们算什么本事,有种你下来,跟我们大战三百回合!”刘伯笑了笑,说你小子幼稚得可以,当我在跟你拍电影呐?听我一句劝,以后别下墓了,好好生活知道不?

葛壮大喊道,“你个老骗子,你信不信胖爷一枪怼死你!”说着葛壮就朝他把枪举起来,刘伯吓得一缩头,身子立刻躲到火山口后面不见了,我们耳边还能听到他的喊话声,

“两个兔崽子还敢拿枪瞄我?快走吧,别在下面待着,这是个是非地!”

葛壮大喊,“你特么到底想干什么,快把东西还给老子!”这次刘伯没有再回应我们,估计是人已经跑远了。

我气得脸盘铁青,跺脚大骂道,“这老瘪犊子逃得可真够快的,妈的,咱们又给人当猴耍了。胖子,要不要追?”“你们快过来看看忠哥!”陈芸没跟我们过来,她将老钟搀扶起来,替他撕掉了外衣。

我和葛壮只好决定不追了,都快速跑向老钟,几个人一块把老钟扶正,从他背后摘除了一根注射器针管,陈芸拿在手上嗅了嗅,皱眉道,“还好,只是麻药,不会致命的。”

“这老小子还真不简单,我怎么没想到他会突然反水,暗算老钟!”我气得牙根直颤,一拳打在地上。陈芸脸色也很难看,说我早警告过你了,这个刘伯有问题,让你们防备他一点。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阿黎为了帮我们拦住刘伯,自己也挨了一刀,正在小章的帮助下上药,所幸她和老钟伤的都不算重,我看得出来,刘伯并没有下死手,要不然阿黎受的可就不止是皮外伤了。

这老爷子的身手恐怕比老钟还要好。

“奇怪,为什么阿黎对刘伯下了蛊都没用呢?”小章替阿黎包扎好伤口,搀扶她走向我们,嘴里嘀咕道,难道刘伯对蛊虫免疫?

陈芸沉声道,“应该是那颗补天珠的功劳,我们太大意了,居然让这么重要的东西落在了刘伯手上。”

“等会小南瓜,先别讨论刘伯的问题了,你有没有觉得附近不对劲?”葛壮忽然插嘴,打断了陈芸既不甘心的话,说这个溶洞的光线怎么越来越暗了?
第一百八十四章 出其不章意
点阴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