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第七十一.章

筑基之中的柳轻言, 周身围绕着金、绿、黄三色灵气, 这些灵气在头顶形成一个气旋, 源源不断灌入柳轻言筋脉中, 又顺着全身的筋脉灌入丹田之中。

炼气期只能开辟一个下丹田, 位于下腹位置, 此时, 丹田中的灵气越积越多, 逐渐填满整个丹田, 所有的灵气汇聚成一个三色气旋,飞快旋转, 并在旋转中凝实。

光是进行这一个步骤, 柳轻言就花去不少时间。

当丹田中的灵气紧实到极致时,经过一次强烈的爆发, 凝成液态,聚集在丹田底部,整整一个丹田的灵气,转为液态后,竟只剩了丹田底部那一点点。

与此同时,随着丹田中灵气的爆发, 一股无形的气流从柳轻言下丹田直冲而上,通过心窍, 直直冲入意识海, 原本一团混沌的意识海, 突然混沌尽去, 一片清明,而意识海中那个泛着金光的契约印记,也原原本本出现在柳轻言的感知中。

修士在修炼生涯中,能够开辟三个丹田,炼气期开辟的是下丹田,筑基之时,便能开辟上丹田,也就是识海,至于中丹田,也被称为心窍,将在成就元婴之时开辟,届时,下丹田将会上升,与心窍融合,下丹田中的金丹也会在心窍之中碎裂,凝成元婴。

当然,这些对目前的柳轻言而言,为时尚早。

就在识海开辟的同时,柳轻言身上隐隐散发出三色光芒,筋脉中亦流转着三色灵气,但他筋脉中的灵气与旁人不同,那是带有辛金、乙木、己土之力的灵气,阴属性五行灵气,使他的筋脉更加宽广坚韧。

到了此时,筑基的大部分步骤已经完成了,柳轻言的筑基顺利得不可思议,这就是根基扎实的好处,他在练气期时,一路以引气诀修炼到练气四层,之后改换五行炼体术功法,每精进一分,都要忍受巨大痛苦。

他除了在战斗时,会服用回春丹、复灵丹等丹药外,便只服用饱腹的辟谷丹,那些有助于修炼的丹药,几乎没有服用过,又有炼体术功法的加持,身体里的丹毒几近于无,丹田与筋脉足够坚韧,炼气期的根基扎实得不可思议。

识海开辟完之后,柳轻言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微胖妇女,那女人拿着扫帚狠狠抽打他,他方要反抗,却发现自己变成了六岁时的模样,全身的力气根本不足以与那女人抗衡!

那女人的模样,分明就是爷爷去世之后,便虐待他的婶婶!

柳轻言忍受着身上传来的疼痛,飞快思索自己如今的情况。

他分明正在筑基,怎么会突然变成六岁时的自己,莫非,这是筑基时的心境考验?

可是他许久都没有记起幼时的情形了,这个女人怎会被认为是他的心境阻碍!

这么想着,柳轻言突然暴起,死死抓住她拿着扫把的右手,一口就咬了下去,那女人吃痛之下,剧烈挣扎起来。

柳轻言感觉自己幼嫩的牙齿已经崩坏了好几颗,腥甜的味道在嘴里扩散开来,却依旧不愿意松口,那女人已经改用右手抽他。

柳轻言发了狠,一口将她手腕上的肉咬了下来,随后,那个女人便寸寸龟裂,消失在他眼前!

画面一转,再次出现在柳轻言面前的是秦长泽,只见他手持离火剑直指自己,面无表情道:“柳轻言?我奉师命来取你性命!”

说完,那离火剑便毫无犹豫,一剑贯穿柳轻言的胸膛!

他知道眼前的秦师叔是幻境所化,但是,若真的有那么一天呢?景澜真君想要他的命,让秦师叔动手,也不是不可能的!

如果真的有跟秦师叔拔剑相向那一日,他又该怎么办!

这一刻,柳轻言的目光坚定起来,若秦师叔真的做到这一步,那他必然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反抗,纵使最后败在师叔剑下!

他与秦师叔交情不同旁人,如果秦师叔有难,他定当竭力去救,但如有必要,拔剑相向,他也不会打怵!

坚定了心念的同时,眼前持剑的秦长泽,便与他婶婶一样,消失在眼前。

两次心境考验过去,闭目盘坐的柳轻言身上,灵光大盛,此刻,筑基已成!

身上的灵力与练气时一不可同日而语,神识一动,周身一丈范围内纤毫毕现,这让初得神识的柳轻言感觉十分新奇。

收回神识,又在初生的识海中,仔细观察那个泛着金光的契约印记,果然,以他的能力,根本弄不明白,难怪秦师叔告诉他,须得等到元婴修为,才会有办法解除契约。

筑基成功后,身上的杂质便不会继续排出,自动洗筋伐髓这种好事,只有炼气期进阶的时候才能享受,筑基以后,便只有跨越大境界时,才能进行一次洗筋伐髓,当然,如果有天材地宝、专门丹药,也是可以的,但这些可不好得。

炼气期的根基之重要,这也是一点,柳轻言修炼的五行炼体术,每一次炼体过后,也能经历一次洗筋伐髓。

另外,筑基以后,功法里自动出现一个法术,名为“金刚不坏”,这个法术的作用类似佛修的金钟罩铁布衫,能增强皮肉力量,施展起来能维持十息时间,最大可抵挡金丹修士的攻击,但因功法限制,每日只能使一次。

心念一动,柳轻言沟通了与阿毛之间的联系,没过多久,阿毛便撞开竹门,窜了进来。

“言言,恭喜你成功筑基!”

良言一句三冬暖,阿毛这一句恭贺,让柳轻言心情十分美好,然而下一句就是:“筑基修为在修真界还是挨打的份,你得快点强大起来!”

柳轻言决定无视这句话,反问道:“我这次筑基,花了多少时间?”

阿毛磨磨两只前爪,抓耳挠腮道:“大概一年吧,我在这碧幽峰,闲得都快发霉了!”

一听这话,柳轻言就知道要不好,脸上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阴测测问道:“你都干什么去了?”

阿毛抖了抖身子,顾左右而言他:“你以前,顶着那身黑皮子,露出这种笑容倒还合适,如今这样,太不协调了!”

原来,一年时间,柳轻言身上那灵草汁液的效用早已褪去,皮肤恢复成白玉无瑕的模样,艳丽的容颜配上阴险笑容,怎么看怎么诡异!

对他这种明显想岔开话题的行为,柳轻言应对十分从容,他一抬下巴,斜眼看向阿毛道:“说吧,关多久禁闭,依犯事轻重而论!”

阿毛连忙撇清干系:“我出碧幽峰之前,问过真君的!”金色/猫眼一眨一眨,似乎在极力向柳轻言证明,它说的是真的。

柳轻言却道:“我记得,闭关前似乎告诫过你,不准打扰师父,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阿毛道:“也不算打扰,我是趁真君出门放风时才问的!真君说可以下碧幽峰,但远了不能去,就去隔壁的归梧峰溜溜还成。”

他当然知道,归梧峰是云阳真人的地盘,以师父与云阳真人的关系,去归梧峰溜溜问题不大,但是……

“然后呢?”柳轻言才不会相信,阿毛只是溜达这么简单。

“那什么,归梧峰后山不是有一眼灵泉么。”

“嗯?”柳轻言等着阿毛老实交代。

“云阳真人偶尔也会去灵泉沐浴……”

柳轻言立刻明白:“然后你就偷看了真人沐浴?是不是还被抓到了?”

阿毛低头刨地,但很快又抬起头来,笑得十分猥琐:“你还真别说,真人那身材真是,啧啧啧……你要是见了……唉——”

阿毛已经被柳轻言扔出了屋子。

云阳真人那身材,柳轻言八岁时就见过,后来在炼心镜里,葛卿大哥长成以后,与真人看起来也是分毫不差,说不羡慕是假的,可这也不代表他能面不改色地在师父居所隔壁,与阿毛讨论真人的身材!

咳,若是在别处倒还好说,这里,万一被师父的神识不小心扫到,他还要不要脸了!

欸,虽然他确实不那么要脸……

越想越拧巴,柳轻言决定不在这上面死磕了,稍稍整理过仪容,便走到隔壁,叩响了萧扶离的门。

在萧扶离面前,他不打算再展示那一身黑皮了,师父早已见过他,那时他尚未得到用来掩饰的灵草,还戴着不知遗落在何方的灵气面具,那张面具,元婴修为的师父是能够看穿的。

既然如此,在师父面前,他还掩饰什么!
71.第七十一.章
第一仙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