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ChapterC 040

40不按常理出牌的顾钧连自己的小伙伴都吓到了

林泽听着电视机里的声音, 却没有听出里面究竟在放什么。

一觉睡醒, 烧退了, 人却像跑了场马拉松般的疲累和虚软, 林泽躺在陌生的床上发着愣, 似乎昨晚的事就在眼前, 可又似乎有许多不清晰的地方, 他昨晚究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人虚得发慌,直到顾钧来敲门, 林泽才确认昨晚发生的一些事确实不是做梦。

顾钧很耐心地引着他在屋内转了几圈, 把几个他可能用得着的地方都仔细讲解了,也尽量将屋内的摆设归拢, 并在出门前将林泽要服用的药都分别放好,并细心地帮他提前烧好了一壶热水,至于午饭,他会带回来。

坐在沙发上,手里捏着顾钧塞过来的遥控器,听着这人开门、关门离开, 林泽始终有些恍惚,他几次想要开口询问, 可都找不到合适的时机, 而这个人也没有吐露出只言片语关于他昨晚说的一切他是什么看法?

早上这般的忙碌, 或许就是他的态度吧?

林泽呆呆地坐在那, 直到腰背僵硬,电视机里早已换了好几个节目了,林泽手指摩挲着身下沙发皮质的凉意,忽然自嘲地笑了笑,低声自语道:“你可真够蠢的……”

听到舒一龙的回答,外面的张涛肩膀塌了下来,学长这个诈估计是糊了,学长也太心急了,毕竟还没有确实的证据,这样审问是很容易被人反扑的。

顾钧微眯着双眸,不做声地观察着表现还算镇定的舒一龙,嘴角轻缓地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意,舒一龙躲闪开了自己的视线。

“舒老板,是云城本地人吧?”顾钧蓦地放缓了问话的节奏和语气,“对云城应该很了解吧?”

舒一龙微微一怔,不明所以地收回视线看向顾钧,审慎地答道:“还行吧,云城不算大。”

“我倒是对云城很多事不了解,如果可以倒是想了解一二。”

“不知顾警官想了解什么?”舒一龙表情略放松了些,“如果我知道,定知无不言。”

顾钧坐直了身体,微微前倾手肘撑在桌面上,稍压低了嗓音问道:“不知舒老板可听说过秦悦这个人?”

“秦悦?”舒一龙皱了皱眉,仔细想了想,“没听说过。”

“哦,那秦志远呢?”

“秦志远?”舒一龙眼睛快速地眨了几下,迟疑道:“这个、这个名字有点印象,但一时想不起在哪听说过了?该不是重名的吧?”

“看来舒老板的记性还真是差啊,连自己多年的主顾都忘记了?”顾钧将身体从桌前撤了回来,重新恢复了慵懒闲散的姿态,淡笑地瞧着再次乱了呼吸的舒一龙。

外面大李也听晕了,更别说张涛了,怎么又扯出个秦悦和秦志远?秦悦真没听说过,可秦志远这个名字可真不陌生,常在报纸和电视上出现的人物。

顾钧也不给舒一龙整理思绪的时间,直接把话给压了过去,“舒老板,如果刚才是你在问我这些问题,我会把你回答问题的节奏颠倒过来再作答,你第一个问题否认的太快了,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过程,这种情况只有两种,一是你非常笃定你不认识这个人,二就是你心里早就在戒备这个问题的出现,可‘小草芳华’并不是一个正式的人名,而是网名,微信或qq都有可能,一般人很难记住这些名字,除非几个经常在交流的才会印象深刻,你的排除法使用的太快了。而最后一个问题,这个人名很多云城人都知道,可偏偏舒老板却花了点时间去思考,并还不能确定这样显而易见的答案,原因是你在争取时间去思考你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是否存在问题,很可惜,你发现自己出错了,秦悦这个名字很多人或许是不知道的,但作为舒老板肯定是听说过的,因为你曾经在她家进出过好多次,加上当年轰动一时的案子,你没可能忘记,你用一句‘该不是重名的吧?’试图做补救,可正常人回答这样的问题,只会说听说过或不清楚,而不会关注是否存在重名的可能性,舒老板,需要重新来一遍吗?”

“哎,李哥,顾队这是在干嘛?”第一次见顾钧审问嫌疑人的张涛持续懵圈中,“怎么顾队完全没提和受害人有关的问题啊?”

大李也是满腹疑惑,但还是维持住了老鸟的气势,很沉着地回道:“顾队自有他的道理,咱们看着就行。”

张涛默默地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这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舒一龙拿起面前的一次性水杯,像是口渴般的一气儿喝完,然后重重地将纸杯顿在桌上,纸杯因此都变形了,“顾警官,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需要联系我的律师。”

“联系律师是你的权利,我没理由阻止,”顾钧伸出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只是在此之前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请舒老板配合一下。”

“请问。”舒一龙眼神飘了飘,顾钧的手指还在有节奏地敲着桌面,声音不大,可在安静的室内听着却有着一种令人想要捂耳的冲动。

“五月四号,舒老板人在哪?”

“四号?”舒一龙神情一怔,不解地看了眼顾钧,想了想道:“应该是和茶友一起在云水山庄饮酒品茶,当时有不少人,都可以为我证明。”

“嗯,舒老板雅兴不错,”顾钧敲桌面的手指停顿了下,似被这个回答给打乱了节奏,舒一龙飞速地瞄了眼顿在空中的手指,脸上神情一松,身体也跟着适度地放松了些。

“那五月三号呢?”

“怎么回事?顾队干嘛不问五月六号?三号、四号我们不都调查过了吗?”张涛小眉头皱着,昨晚顾队是不是没睡好?今天把资料给记错了?

一旁的大李却似乎咂摸出点门道了,也不管张涛的纠结,直接掏出手机输入‘秦悦’和‘秦志远’搜索。

正在等搜索结果的时候,里面的对话又变了。

“三号?”舒一龙抬头思考了数秒,“应该在家休息,前段时间一直和朋友忙合作的事情,趁着假期在家放松一下。”

“谁能证明?”

“顾警官,”舒一龙很不满地皱了皱眉,“难道你在家的时候,也要找人证明你在家?”

“你这话说的也是,”顾钧一乐,顺手打开了从进屋后就一直没被打开过的资料夹看了一眼,随口问道:“那六号呢?”

“六号那天我约了朋友去拿车。”

“哪个朋友?”

“他叫黄敬。”

“我们问过了,他说没借过车。”

“这……顾警官,有件事我说了,你可别说是我告诉你们的,”舒一龙纠结了下,“黄敬还没拿到驾照,他怕警察抓他,所以才不敢承认向我借车的。”

顾钧的视线从档案上抬了起来,看了眼正在为出卖朋友而为难的舒一龙,而后‘啪’的一声合上资料夹,舒一龙身体微微一颤,顾钧目光中的轻松闲散瞬间被冷静锐利代替,“舒一龙,今天让你来这问话而不是在你家询问,你觉得是我们想请你来喝杯茶这么简单?现在说和以后说,性质可不一样,你确定要继续隐瞒?”

“顾、顾警官,我真不知道你要我说什么?”舒一龙紧张地咽了口唾沫,“是,我承认前面我没有全说真话,那个‘秦悦’我认识,但也真的只是见过几次,连话都没说过,而且过了那么多年,一时间忘记也很正常吧?”

“忘记?舒一龙,当年这位大小姐当众指责你借机耍流氓并给了你一巴掌的事,你居然说忘记了?”顾钧哂然一笑,“舒一龙,十五年前秦悦的意外,想来对你的冲击也不小吧?”

什么情况?十五年前?张涛满脑袋问号,转头去看大李,却见大李正一脸严肃地瞪着手机屏幕,张涛将头凑过去一看,满脸愕然震惊。

大李表情复杂地看着被吓到的小菜鸟,然后神情更加复杂地看着屋里那个不按常理出牌但可能要把兄弟们都连累成狗的队长,突然很心酸,跟着这样的队长,前途貌似会相当艰辛啊,警生不易。

“我不懂顾警官什么意思,我要见律师!”

“起初我也不懂,可因为我好奇,我去查了当年‘秦悦’的资料,有了令人意外的发现,这个‘秦悦’和一个人长得很像,哦,不对,应该是有个人长得和‘秦悦’很像,她叫‘吴芳’,这个名字你可有印象?”

“不认识。”

“对,你并不认识‘吴芳’,你认识的是‘吴秀秀’,”顾钧再次打开文件夹,从里面翻出一张监控截图,“这是你的那辆福特车被拍到的画面,当时副驾驶上坐着的那个女的就是‘吴秀秀’,需要我放大给你看吗?还是你要说开车的人不是你?又是你朋友借走的?”

学长威武!这是要诈胡的节奏啊!!张涛兴奋地瞪着里面的情况,身侧的大李却忍不住啧了下嘴,顾队,你这样真的要被投诉的!资料里是有福特车的行踪记录,可据他所知,似乎并没有截到受害人坐在车里的照片啊?!这锅,到时谁背???
40.ChapterC 040
我的嫌疑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