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第8八十八回

“东家有令, 今天这院中之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得死!”

黑衣人的首领怒甩着手里的鞭子厉声开口道。

所有黑衣人听见这个声音的时候,犹如被打了鸡血一般的反扑过来,肃王站在屋门口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时雨已经渐渐小了下来,他能清楚的看到对面一群人张牙舞爪的模样, 司马翊提刀就站在他的身旁,脸上虽然无动于衷, 微微有些抖动的手臂却暴露了少年内心的紧张。

第一次有了这样危险的经历, 第一次知道其实杀人比想象之中还要简单, 手起刀落,对面人就能横尸当场。。。

浓重的血腥味充斥在空气当中, 闻之令人欲呕, 院中早已一片狼藉, 到处是血淋漓的, 还有横七竖八的尸体, 有敌人的, 也有自己人的。。。

打斗仍在继续,双方缠斗在一处分不出彼此, 不远处的天际渐露微熹。黑衣人经过一阵猛烈的攻势之后, 渐渐失去了主导地位。

肃王眼看着这些人有了颓败之势,脸色这才有所缓和, 旁边的林大上前道:

“王爷, 接下来要如何行事?”

司马宁冷笑一声:

“杀, 一个不留。”

林大有些犹豫:

“要不留一个活口撬开问一问?”

司马宁轻哼:

“不用问了,本王已经知道这些人的来历了。”

林大一听再不犹豫,躬身道:

“是。”

。。。。。。

半个时辰之后,天光破晓,东方露出了鱼肚白,院中渐渐安静了下来,私自闯进来的不速之客一个不剩全都安静的躺在了院中,肃王一夜未睡,这时总算松下了一口气,吩咐人收拾残局,另让人置办了棺椁收敛自己人的尸体好好安葬,还有一些木盒子。

中午时分一行人一路快马出了驿站,往商州城的方向赶了过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本王还没进商州城,那些人就给本王送来这样一份大礼,少不得咱们要还上一二才是。”

肃王骑马站在山坡上俯视着山下的商州城冷笑道。

。。。。。。

荣华巷荟春楼,一夜喧嚣的热闹终于停止了。

三楼处一个安静的雅间之中,此时戴进一脸阴沉的坐在椅子上,就连身边的美人送过的茶水都被一把推掉在了地上:

“你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戴进死死的盯着地上跪着的人问道。

昨夜派出去的人,到了天亮还没有回来,他心里就知道不妙。敷衍了身边过来询问的几个盐商,又派了人出去重新打探消息,这才知道那些人竟是一个没剩,全叫人宰了。

可恨里头好几个是他从小就培养的死士,武功高强不说,还忠诚无畏。

那人的脑袋一直磕在地上不敢抬起来:

“原本咱们打听的肃王身边的侍卫不过七八个,不想真正过去才知道,驿站的守卫一夕之间增加了四倍有余。。。”

也就是说他还是低估了那个司马宁,没想到他竟然留了后手。

戴进强忍怒气,半晌一拳砸在了一旁的小桌上,砰地一声震的上面新端来的茶碗溅出了水花:

“立刻派人去查,那司马宁现在在何处?”

那人立刻点头答应着,站起身就往门口退了过去,不想差点和正迎头赶进来的戴府大总管张坚撞在一处。那张坚也顾不上和他说话,转身跑到了戴进的跟前惊慌的禀报道:

“东家,不好了,不好了。”

戴进伸手拿过一旁的茶碗就摔在了地上:

“乱嚷嚷什么,老子听不到吗?什么叫不好了,出什么事了?”

张坚赶忙捂住了嘴巴,压低了声音道:

“爷,不好了,刚刚有人往咱们府里送了东西,门口的门房还以为是过来送礼的,直接就收了,待老奴过去瞧看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才知道是二十几木盒子,打开一看。。。”

张坚说到这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戴进立刻便有了不好的感觉:

“是什么?”

“是。。。是昨夜爷派去的那些死士的头颅。”

砰,戴进脑中的那根绷紧的弦终于断了。

半晌之后他脸色阴沉的站起身,对着张坚道:

“走,回府。”

。。。。。。

戴进离开半个时辰之后,荟春楼守门的龟奴正打着哈欠准备寻了地方补眠,正这时门口忽然闯进来一群穿着盔甲的带刀侍卫,看门的龟奴被吓了一跳,正想上前喝止,只见领头的那个侍卫仓啷抽出腰刀一下子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说,那些个盐商在哪?”

龟奴立刻瑟缩了起来,哆嗦着指了指三楼。

侍卫抬脚将他踹去了一边,随后一众人呼啦啦上了楼梯往三楼走了过去,龟奴屁滚尿流的站起身跑去给主事报信。

这边侍卫已经利落的踹开了一间屋子,里面安静异常,只床上透过床纱隐约能看见人影。

纱帐瞬间被刀挑开,床上人猛然惊醒,却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着上身搂着个同样没穿衣裳的少女,正睡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那侍卫一把抓过老头头上的发髻,手上一用力拖拉着就将人拽下了床,床上的少女被惊醒,吓得尖叫连连,侍卫将刀翻了个方向,一下拍了过去,那少女闷哼一声重新躺倒在了床上。

被拖着走的老头这时总算清醒了过来,慌忙挣扎着喊道:

“大胆,你们是何人,为什么要抓老夫?”

“你们可知道老夫是何人?老夫是恒记盐业的东家徐少安。。。”

侍卫根本就不理他的乱叫,只一味拖着人往大厅处走了过去。。。

此时的大厅处已经陆陆续续被带过来好几个人,都是蓬头少着寸缕之人。

司马宁缓缓从门口处走了进来,侍卫上前与他汇报了情况,知道那戴进已经先一步离开了,他笑了笑道:

“不打紧,来日方长,咱们与他总会见面的。”

商州一行早知会有危险,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这般的疯狂。

皇上早有心思要动一动江南的盐业,只是有心无力,这一次让他过来先探一探虚实,没想到他人还没进商州城就遇到了半夜刺杀,要不是他早有防备,怕是昨日夜里那一场,便是侥幸也要伤一伤了。

侍卫们将荟春楼利索的翻了个遍,里头的主事也被带了出来,那人眼见着一群侍卫簇拥着个俊美的男人,看那衣着气势就知道不是一般人,立刻上前笑道:

“这位。。。贵客,为何要带人如此行事,小的这里可都是安分守己的良民。。。”

肃王抬手制止了这人再说下去,只淡淡的看着面前跪着的一众三五个盐商,有两个已经害怕的全身发抖,剩下几个却一脸怒容的还在挣扎,还有一个竟然口中叫嚣着要找府尹大人过来讨个公道。

司马宁扯了扯嘴角。

“去给府尹大人带句话,让他一炷香之内火速赶过来。”

身边的侍卫立刻转身出去,不多时,商州府尹杨成华提着衣摆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一进门就见大厅正中的椅子上正悠闲的坐着一个人,杨成华虽然没见过这位久负盛名的肃王殿下,却知眼前之人定是真人无疑了,于是不敢再犹豫赶忙上前跪倒行礼:

“下官见过肃王殿下。”

一瞬间屋中安静下来,原本还在挣扎叫嚣的几个盐商在听见肃王这两个字的时候立刻安静了下来,大约现在才明白眼下抓他们的人正是那位圣上派下来的南巡钦差。

肃王抬眼看了看那边的沙漏,转而对着杨成华道:

“杨大人,你来晚了。”

杨成华头上立刻冒出了冷汗,抬起头刚想解释一二,却听肃王紧接着又道:

“来晚了自是要惩罚的,就罚杨大人在此观刑吧!”

说罢一抬手,身边一齐走出来五六个侍卫,行至那几个盐商的跟前,手起刀落,只听见几声闷哼过后,人首分离,那掉下来的头颅正骨碌碌的往旁边滚了过去。

一瞬间大厅里落针可闻,人人都屏住了呼吸,肃王看着眼前的一幕,轻笑一声站起身对着那荟春楼的主事道:

“告诉你家主子,本王随时恭候戴东家。”

说罢一甩袖子,带着人离开了。

身后荟春楼主事早已吓的委顿到了地上,那位府尹杨成华也被吓的面如白纸一般。

。。。。。。

肃王行至门口处,侍卫已经将马车驶了过来,肃王抬脚上车,身边跟着的司马翊正想去一旁上马,却被肃王在里面叫住了:

“安诚也上来吧!”

司马翊低头应了一声,在马车启动之前上了车。

车厢里肃王斜倚着靠背看着面前俊逸的少年,半晌笑问道:

“可是后悔随我出来这一趟?”

司马翊摇了摇头。

后悔是没有的,只是还不太适应罢了。

肃王看着少年明显有些憔悴的神色,忍不住叹息道:

“你既然选择了这样一条快速成长的道路,就应该知道凡是速成者必要携带着大量的风险在里面,你若不能很快适应,结果就只能被淘汰。”

司马翊当然明白他这话的含义,只是。。。

哎,他缓缓长出了一口气,矮身对肃王行了一礼:

“王爷放心,翊,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肃王点点头:

“不是逼你,只是要你清楚一点,你不杀他,死的那个就会是你。安诚,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自来一将功成万骨枯,心软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别人踩着你的尸首上位。安诚,你心中要有成算!”

。。。。。。
88.第8八十八回
望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