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刘枫

说是祭祖, 其实也就只有他爹娘二人而已。华霖看到木牌上的名字,心下疑惑,恍然想起荆芥的身世,才恍然大悟。想来他们姓氏特殊,不便写出,便只留了一个名字。

心中微叹, 看着荆芥上前将酒肉摆好,华霖不便过去, 远远地跟着拜了拜。他到底还是记得自己现在的身份, 若是贸然上前, 只怕不太合适。要惹得二老在泉下不安了。

考虑到荆芥也许有些话要单独和他们说上一会儿,华霖没有多留, 悄悄退得更远一些。他们所在的这片土地, 周围多是杂草, 地形空阔, 举目环望, 不远处散落着几间小房子。左右无事, 在这干等着也是无聊,华霖干脆走过去想要随便看看。

察觉到皇帝陛下带着人已经离开, 荆芥放松了些, 他还真怕这位一言不合上来对他父母行个大礼……

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荆芥有些哑然。把坟前的木牌正了正, 荆芥愣了会儿神, 说了些近来发生的事情。事情实在太多, 而且……大多和那位皇帝陛下有关,怎么绕,也绕不过他去……

说到后来,荆芥声音渐低,低到自己都听不见:“爹,娘,孩儿惶惑……”

距离荆芥父母坟茔最近的一间小房子,华霖看了看,这间应该就是他们之前住过的地方。

房子明显是废弃了很久的,单从外面看,就是一间独栋的小房子并一个小院。院子里东西也不多,一个木头支起来的类似衣架样的东西,一个简陋的土灶,灶上还有一个不大的铁锅,生了厚厚一层锈。华霖甚至看到了一个木制的小秋千,坐板上蒙了厚厚的一层灰……

华霖突然想起来荆芥说他爹是个木匠的事,想来应该都是他爹给他做的……

心里微酸,华霖感到有些不忍,他父母究竟是怎么会离开了?

走进屋内,出乎华霖意料的,屋中竟然并不乱,正中一个方形的木桌,旁边放着两只木凳。最令他奇怪的,是桌上竟然还放着一个小小的茶杯。

皱眉上前看了看,茶杯中还有残留的水渍。

怎么回事?有人在这?

“刘枫?”

华霖正在奇怪,还不等他去左右两个小屋看看,窗外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还不见人影,又听见那人叫道:“刘枫!是你回来了吗?”

华霖拿着茶杯和外面进来的人打了个照面,是一个年轻男子,华霖猜他年纪大概和永靖帝差不多。

来人明显也愣了,看着华霖,惊讶道:“你……”

“哦,我从这里路过,随便进来看看。”华霖放下手中的茶杯,对他笑了笑,“这是你家吗?”

“不,不是。”年轻男子摇头。他手中拿着一个木桶,里面装着一些清水,绕过华霖走到了里屋。

华霖看到一个黑色的水瓮,那男子将桶里的水倒了进去。

接着那男子湿了一个帕子,走到外面开始擦桌子。

华霖看着他的动作,心中愈发疑惑,刚才这人说这不是他家,那这间房子应该是荆芥家的没错,那这个人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你是刘枫的朋友吧?”那男子突然开口了,他的嗓音清润,语气平和,让人听起来很舒服。

华霖压下心中的疑惑,笑了笑,下意识答道,“我不认识刘枫。”

刚说出口,华霖突然顿了一下。

刘枫?

他眯了眯眼睛,这个名字,他也不是没听过……

那男子擦着木桌,闻言偏头看华霖一眼。

华霖看到他似乎勾了勾唇角,虽然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是……莫名觉得那个动作有些讽刺。

华霖有些不安,方才他觉得自己一个人陪着荆芥就够了,就没让福喜他们跟着过来,如今他们现在都不在身边。但是如果现在离开,那就错失了一个天大的机会。

“没有人会从这里‘路过’,更没有人会在看到一间废弃的房子就随便进去看看,还拿起别人的茶杯。”那男子头也不抬,细心擦拭着手下的木凳,直截了当地反驳了华霖方才随便找来借口。

“……”华霖有些尴尬,干咳一声,他后退半步:“我是陪一个朋友来的,他来这里祭祖……”

听到“祭祖”两个字,男子猛地停下手中动作,抬头看向华霖,“他人呢?”

华霖心中的猜测更加笃定了,这人,绝对就是荆芥以前的朋友,而且是对他很了解的那种。

“在祭拜啊。”华霖道,“他是你说的刘枫吗?不过他跟我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他叫荆芥。”

华霖说着,细细观察着这男子的表情,对方在听到荆芥两个字后,非常明显地怔愣片刻,接着就不再说话了。

华霖在一旁无所事事地站着,看到对方擦完手下那个木凳,把帕子一收,没有再动手继续擦另一个脏着的木凳。

看来他认定了自己认识的荆芥就是他说的刘枫,而荆芥,没有把自己的真名告诉过他。

华霖在自己已知的信息里搜索了一下,想来想去,也想不到这人到底是荆芥什么时候认识的。毕竟这人看起来就是一个文弱书生,不像能在贼窝里摸爬滚打的存在。难道是……以前的乡亲?一起长大的那种?

他在这里打量对方,想必对方也在心里猜测自己的身份。华霖摸不准这人是否知道荆芥揭竿起义的事,自然也就不知道对方能不能猜到自己的身份。

荆芥在父母坟前静静跪坐一会儿,觉得时间差不多了,站起身,回头看一眼,空无一人。

心里一紧,荆芥想着皇帝陛下会到哪里去。

这里平时一般不会有人来,应该不会是遇到危险了才是。看到自家那个小屋子,荆芥松了口气,快步走了过去。

眼前的小院熟悉中透着一丝陌生,荆芥没心情多想什么,从屋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彻底放下心来。

走进去,才发现里面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看到面前年轻男子面色骤然变化,华霖回头,就见荆芥正站在门口,愣愣地看着他们二人。准确地说,是看着那个年轻男子。

华霖眉头下意识地一挑,转头看看那年轻男子,对方也正直直地盯着荆芥看。轻咳一声,华霖打断他们的“深情对望”,笑了笑道:“二位认识?”

荆芥回神,看到皇帝陛下笑眯眯的眼睛,莫名觉得有点危险。眼神闪烁几下,他终究是没有说话。

他不想欺骗皇帝陛下……也不想否认应和是自己的朋友,但他更不知道要如何和皇帝陛下解释应和的身份,陛下会放过应和吗?

看着荆芥紧张的眼神,那年轻男子嗤笑出声:“刘枫,你果然没事。”

此话一出,屋中顿时陷入一片寂静。半晌,还是华霖先开了口,拍拍荆芥的肩:“你们聊聊,我出去等你。”

说完就径直出了屋子。

就算最开始不知道,在听到对方说“你果然没事”这几个字后,华霖也能确定这个年轻男子的身份了。必然是荆芥反叛的同党无疑。

时间已经接近立冬,空气中深藏着一丝丝湿冷的寒意,冷风一吹,凉凉地打在脸上,刺的人微微发疼。华霖伸手抹了一把,觉得自己有点萧索。

萧索了没一会儿,荆芥就从屋里追出来。华霖奇怪:“这么快就聊完了?”

没有接这话,荆芥垂眸看他片刻,下定某种决心一般,轻声道:“陛下先回城吧,我晚些,会回去。”

最后三个字说得格外用力,似乎像是某种约定一般。

华霖没想到会得到这个答案,定定看他半晌,点头,“好,我等你。”

说完,他不再过多停留,转身离开。

孤身一人往回走,华霖觉得自己更萧索了。

走到福喜他们候着的地方。福喜看到皇帝陛下形单影只地徒步而来,心里那根弦被狠狠拨动了,小跑着迎上去:“主子,怎么就您自个儿啊?荆芥……”

“别提他,”华霖摆手打断福喜,“咱们走。”

福喜一愣,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皇帝陛下情绪不佳,也不敢多问,小心在旁边陪着,顺着来时的小路往回走。

看着皇帝陛下的背影慢慢远去,直到远成一个小小的白点,荆芥才回到屋中。

应和坐在自己擦出来的那唯一一个木凳上,冷眼看着站着的荆芥,丝毫没有要站起来将座位让给屋主人的意思。

“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应和冷声道。
57..刘枫
穿成暴君拯救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