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31

汗王市。

西川省排行第二的大城市,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无比的繁华。

此时,在市中心的地标式建筑“恒茂大厦”顶层,正有两名女子站在落地窗前,沉默地注视着。

任凭接踵摩肩的繁华街景,在她们眼里泛不起丝毫的涟漪。

“林雨烟,你还下不了决心吗?”

左手边的女子以一种忠告的语气说道,

“现在你还没有醒悟过来,这是一个无药可救的渣男吗?几年时间就败光数百亿家产,几乎沦落到流浪街头的地步。不但毫不悔改,他还到处宣布跟你滚过床单了,叫别人不要捡他的旧鞋。就是这样,你都能容忍吗?”

右手边的绿裙少女听了,微微皱眉。想说什么却又最终没有说。她眉如柳叶,杏眼瑶鼻,就算眉间一直都有阴云散不开,也无法遮挡她接近完美的容颜。

见到林雨烟还在犹豫,那女子又叹气道:“雨烟,你是这个城市里最漂亮的女人,而那个叶子墨名声已经臭了。你们还相配吗?我听说他离开你之后已经身无分文,就跑去找那些低素质的女人,玩弄她们的感情,用她们的钱。汗王市跟他传过绯闻的女人,数不胜数,这样的男人,还算是男人吗?”

“他是他,我是我,无论他做什么事,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听到闺蜜的抱怨,绿裙女子终于被触动了,脸上略显不满的道:“雪雁,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劝我接受那份婚姻,但是我怎么可能接受呢?其实我不嫁骆明的原因,只是因为我不喜欢他而已。你知道,我不可能接受一个连自己都没有感觉的男人。况且,就像你所说的,我的名声也臭了。我现在根本不想谈恋爱。”

听到闺蜜终于开口,雪雁终于放心了一点,眉开眼笑道:“只要你不再惦记着那个渣男,其他的事都好办。我现在听说,汗王市的顶级公子哥儿已经忍无可忍了,最近就会联名让他消失,这样,你以后就可以过几天清净日子了。”

绿裙少女听到这话,娇躯不易察觉地微微一震。她没有回答,转身望向天边的云彩。

……

城中村,灯光昏暗的出租房里。

一个中年女人很生气地喝骂着,旁边站着一个挂着泪珠的少女。

虽然全身穿着很朴素,但仔细看去,少女不施粉黛的脸庞显得那么柔弱,给人一种惊人的妩媚。

“简妍丽,你还在那傻愣愣地干什么,还在想着那个叶子墨吗?那个比畜生还要烂的人。你这样不懂得自爱,是想把姑妈我给气死吗?”中年女人嘟囔着埋怨道。

听到喝骂,妩媚少女抬起头,目光怨恨地说道:“不是。我只是恨死他,恨不得杀了他。”

“哼,我看你是爱死了他才对吧。你不要忘记了,这个人败光家里所有的钱,连饭都吃不起了,跑到你面前来装可怜。当初你好心收留他,给他买名牌衣服,还给他交贵族学校的学费。他呢?三天两头找你要钱,花光了你的积蓄,还把你一个月才三千块的工资拿去赌钱,这还算一个男人吗?”

“还有,这人除了一副好看的臭皮囊,简直一无是处,听说他在学校里朝三暮四,到处宣扬林雨烟是他的旧鞋。这样看来,说不定你只是二奶甚至是小三。就算他最后跟你结婚,也准备只出一个g8,然后把你当提款机,吸你的血……”

中年女人毫不留情,不依不饶地数落道。

妩媚少女听得无地自容,差点就泣不成声,恨声道:“我早就说过了,跟他划清界限,从此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你能这样想最好,千万不要口是心非,要不然就等着当寡妇吧。我听说他得罪了这个市里那些最有钱的名流贵少,过段时间恐怕就会人间蒸发,要是你还执迷不悟,到时候看你怎么办!”

……

事实上,那个那个曾经的首富之子,号称偷心之王的叶子墨。又何曾只有过林雨烟和简妍丽这两个女人?

还有许许多多跟他传出过绯闻的女子,不论白富美还是小家碧玉,对他都是又爱又恨。

恨不得亲手杀了他,或是死在他的怀里。

却不知,这个自暴自弃的败家子,如今已经只有很有限的生命了。

南纪大学。

上课铃已经拉响了十五分钟,以冷艳著称的徐美丽老师秀美紧蹙,目光严厉地扫视着整个课堂。

此时全场安静,只剩下一道道凝重的呼吸声。

徐美丽老师正在讲解一道微积分的方程。题非常难,不少同学呼吸急促,听得冷汗直冒,仍然抓不住重点。大家都惧怕徐美丽的暴脾气,又怕被她点名提问,因此气氛格外的紧张。

此时,教室的最后一排,却有一名身材修长,长相俊美的少年从座位上猛地站起。

“黑龙波!斥!”

少年大吼一声,同时还双臂挥舞,摆出一个发大招的手势,造型格外的夸张。

只见他的脸上莫名的惊恐,额头全是汗珠,就像是大梦初醒一般。

“哈哈……”

同学们看到发生的一切,全都大笑起来。

“睡神牛逼,又是通宵打游戏吧。”

“太投入了,佩服!做梦都梦见攻城呢……”

“买糕的,你是我的偶像!”

徐美丽的课太压抑压力太大,大家于是都趁着这个机会赶紧释放一番。

反正,最后倒霉的,准又是那个瞌睡虫。

叶子墨看着四周,脑子里一阵翻江倒海般的惊愕。

我不是正在异界虫洞之中,跟九幽魔虫决战吗?怎么到这里来了?

这……这又是哪里?

鬼谷巫王叶罗,在彼岸世界的千年修行中,与万千强者决战,击败后往往吞噬敌人魂魄以强固自身,被彼岸世界冠以“魔巫”的称号。当者披靡,无不闻风丧胆,被彼岸世界尊为术法第一人。

可惜在彼岸世界,追求实力提升为第一贪婪法则。修行者孜孜不倦,如同与天道博弈,形同赌博。

终于,为了突破至锻魂巅峰而深入异界虫洞的鬼谷巫王叶罗,终于探明九幽魔虫的巢穴,与之决一死战。

“难道,我竟然战败了?”

瞬时,叶子墨脸上一阵颓丧与错愕。“对了,那魔虫实力强横无比,仗着虫洞力场的辅助,硬生生地等同于一位天道尊者的实力。我的锻魂罡气,竟被它的毒液腐蚀了……”

想到这里,叶子墨慌忙察看自己前胸,却忍不住大声地咳嗽起来。

“叶子墨同学,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昨晚你又跑到哪里鬼混去了吧?你要睡觉我本来不会管你,不过你也不要打扰其他的同学。这间学校的学费很贵,打扰课堂就是浪费别人的金钱,你懂吗?”

徐美丽冷冰冰地说道。脸上满是默然与鄙视。

“你是不是生病了,不是就给我坐下。”

“我……没病。”

叶子墨讪讪地答了一句,在全班同学嘲笑的目光中坐了下去。

“对了,我一定是重生了。这里是地球,上一世我曾来到过的地方。”

看着四周,叶子墨终于醒悟了过来,脸孔苍白,眼神恍惚。

一股股信息瞬息间传到脑海,双眼中无数情景片段在闪回。

叶子墨,叶氏家族第一顺位继承人,三年前正式接任叶氏集团董事长。

然而,就在这三年间,叶氏家族经历股价暴跌,投资失败等一系列挫败,在汗王市的商业界,这无异于一场地震。

可笑的是,在这一场崩溃中,身为集团董事长的叶子墨却是身在花丛中,爆出一波又一波的桃色新闻,搞得人心相悖,合伙人纷纷出走。整个集团分崩离析。

最终的结果是,叶氏集团的股价只剩下一毛钱。虽然叶子墨占股达到三成,资产却仅仅剩下三百万而已。而在外面的欠债又何止上亿?

清清白白的负资产。

最后,叶子墨走投无路,只得靠曾经相处过的女人救济为生,过上了软饭男的生活。而且臭名远播,被那些名流贵少列入暗杀名单,只得躲到南纪大学,伪装成一名无所事事的学生……

“什么,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渣男,而且,我竟然重生到了他的身上?这是什么运气?”

“可恶,我居然被列为失信人名单限制消费,连坐飞机乘高铁都成了问题……”

“还有,脑子里这许许多多的无辜少女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在她们心中都成了骗子吗?而且崩溃的是,我竟然还借了她们不少钱……”

记忆翻到这里,叶子墨脸上一阵苦逼。

前世的鬼谷巫王叶罗,是何等的顶天立地,盖世男儿。没想到活到今世,却要顶着一顶软饭男的帽子。

真是情何以堪?

想到这里,胸腹间那股怪异感觉又再次涌了上来。

“咳咳……”

叶子墨提起丹田内的那股微弱的先天真气,却换来一通剧烈的咳嗽。

“可恶,是蛊毒!”

一条多足的长着尖螯的奇形小虫,被直接咳在课本上,在那里恨恨地举着尖螯。虽然细如蚊蝇,却哪儿逃得过叶子墨的眼睛?

叶子墨眼神凝重。

身体瞬间警觉起来。

“真是造孽,这个身体的主人惹到些什么强人,躲到学校里仍然被追杀。而且,还要动用蛊毒这种下流术法的地步。”

“幸亏遇到的是我。要是普通人,死十次都不够的。”

“哼,区区蛊毒而已,简直就是班门弄斧!”叶子墨微微冷哼,双手在空中划出一个怪异的弧度,高喊:“……”

“哈哈,那家伙又发作了。”

“这家伙不做梦,改成梦游了。”

“……”

旁边的哄笑声又再次响起。

叶子墨哪儿有空理他们?

咒语引动一条蛇形闪电,瞬间把那只蛊虫碾成了飞灰。

书本上空,只留下淡淡的青烟。

此时,叶子墨眼神似乎涣散起来。

没有人看见,他左眼的眼角处缓缓开出一个豆大的第二瞳孔,一幕幕的镜像在其间闪现……

那是一片几十亩地的城市沼泽,弥漫着白皑皑的迷雾,隐约看来,大雾中似乎有一处茅房建在湿地上,旁边还矗立着一个诡异的小型神龛。

嗯,有点眼熟的样子,古怪……

叶子墨正在全力施为,眼前的镜像却突然消失了。

“可惜……我的镜像追踪术虽然天下无双,但这具肉身的法力也太低了……错过这次机会,要找出这个施法者可就困难了。”

叶子墨无奈,只得收起手势,缓缓调匀气息。

咦,好像有人盯着我,怒气值很高嘛。

叶子墨感到一阵头皮发麻,一抬头,就看见了徐美丽。

对了,是她,那个更年期的女人。

我刚才念的正宗三清天神咒,以及号令雷神手法,在她眼里跟跳大神没什么区别吧……

这下糟了。

“叶子墨,你是在发什么神经,课堂是马戏团吗?是你想叫唤就随便叫唤的地方吗?你给我滚出去……”

果然,徐美丽立刻就发飙了。她简直就是咆哮,美丽的脸孔气得变形。

这个学生现在睡了几个月,现在居然在课堂上梦游了。

他眼里还有这个老师吗?太荒谬了!

忍了几个月,她终于忍无可忍,全面爆发了。

“我只是自卫而已。”

叶子墨尝试着辩解。

“课堂上自什么慰,胡说八道!下课后来我的办公室!”

叶子墨脸色发白。

这个女人,看来忍了我很久了啊。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掀开板凳,默默地走出去。

“叶子墨,你还在发疯吗?我是叫你下课后到我的办公室!”

徐美丽看着他头也不回往外走,觉得这人是不是疯了。

“你不是叫我滚出去吗?我现在出去,下课了自然会到你办公室。”

叶子墨根本不理会,说完直接低头走了出去。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逃离课堂,弄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他现在太弱了,随便一只小鱼小虾都可以捏死他。

至于别人怎么反应,实在没有工夫理会。

“你……”徐美丽站在讲台上,气得说不出话来。

同学们瞠目结舌。

叶子墨,这个睡神,居然敢顶撞“灭绝”?他不是从来都不开口说话的吗?

谁给他的勇气?

敢跟徐美丽顶牛的人,还没有出生呢。这个睡神是不是想找死?

徐美丽肯定会爆发,绝对的!她现在是更年期,就是一个行走的火药桶。

同学们已经在想象叶子墨在操场罚站的情景了。

……

南纪大学校门外,一辆奔驰越野车停在保安室旁边,车前站着两个女人。

两人在那里一站,立刻吸引了来往人群的目光。

左边一名美妇人成熟丰腴,得体的职业装,把性感身姿完美地衬托出来。

美妇人身边站着一名不到二十岁的靓丽少女,精致的面容,高傲的气质,吸引着路人不断地回头。

“梅梅你看,你表哥来了。”成熟妇人指着校门的方向说道。

“我认出来了,是他。”

少女看了看表,不禁皱眉。“又翘课了……哎,妈你究竟看上了他哪点,要把我这个宝贝女儿撮合给他。就算咱们欧家欠了他们叶家的,那也是你们上一代的事情,干嘛要让你的女儿来背锅?何况他的那些黑历史,那些风流韵事,哪个女人嫁给他都不会有幸福的吧。他连几百亿家产都能败光,还有什么做不出的?”

成熟妇人微微笑了一下,似乎早料到女儿要这么说。

“梅梅,你也知道我们两家的历史,没有他们叶家,哪儿有现在的欧家?况且,我也没有非要撮合你们的意思啊。只是从小看着他长大,这个人本质并不坏,到这个时候,你作为表妹难道不应该拉他一把吗?”

“妈……”少女扭了扭脖子,不情愿地叫道。

“经过这些事,你表哥也算是成熟了,不是有句古话叫做浪子回头金不换吗?你们从小也算是青梅竹马,那时候你还跟在他屁股后面跑,一个劲地叫他子墨哥哥呢。等下他来了,别黑着个脸,知道吗?”

“好吧……”少女口中答应着,却撅起小嘴,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

叶子墨走出学校,顿时感到一身的轻松。

他可没有打算去徐美丽的办公室。

对于徐美丽事件的后续,他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现在首要的是安全问题,其他的一切暂时都可以放在一边。

叶子墨第一件事要做的,便是打车去那片城市沼泽,观察敌情。可是一摸口袋,顿时满脸的尴尬。

因为他发现自己全身上下一毛钱都没有。

“可恶,这人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靠哄骗女孩子,换取一点可怜的生活费。我鬼谷巫王可是绝不会干这种事的。不过这里可是地球,有钱人的天堂,没钱可是寸步难行啊……”

此时,叶子墨本能地发现远处广场边上,两名女子怔怔地望着自己。

两女靠在奔驰车边上,长得都挺不错。尤其年纪小的那个,绝对是校花级的。

嗯,我记起来了,这两人都是宿主的亲戚。我过去跟她们说几句话,顺便借点钱,也不算太出格吧……

这么想着,叶子墨主动走了过去打了个招呼。

“钟阿姨,欧梅妹妹,你们好。”

钟敏用温和的眼神打量叶子墨。

几年前见到叶子墨的时候,对方还是个青葱少年,有着一股子玩世不恭的冲劲。想起这几年对方身上的遭遇,钟敏眼神湿润了起来。

“哟,什么你好,跟阿姨这么见外了啊。”钟敏故意笑着说道。“你到南纪大学进修,怎么也不通知我们一声?现在梅梅在读金华学院,两边是子弟校,你们交换一下联系方式,以后也好互相照顾吧。”

看到对方眼中的温情,叶子墨不由触动了一下。

人世间的情感,还是最打动人心的啊。

这个钟阿姨在自己鼎盛的时候从不攀高枝,却在最低谷的时候施与援手,绝对是一个值得结交的人。

“好的,钟阿姨。”

叶子墨礼貌的说道,随即朝旁边的靓丽少女伸出手。

“欧梅妹妹,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好了。”

少女一身的仙气,令人折腰。

但叶子墨却是落落大方。

欧梅本来略显局促地站在一边,此时也只好伸出手。

眼神闪烁,谨慎的打量着对方。

眼眶浮肿,准是一晚不睡又去哪儿鬼混了。

脚步虚浮,是找了太多女人的后遗症吧。

脸孔倒是英俊,但是失去了内在的支持,还有什么吸引力呢?

妈妈叫我跟这样的人结交,难道就不怕把女儿给赔进去了?

而且这个人虽然名声烂了,毕竟是以前的首席富二代。我的那些朋友都是非富即贵,要是有人认出他,那可真是丢脸丢大了……

“以后就麻烦叶哥哥了。”

怀揣着这么多心事,欧梅只是象征性地握了一下就松手了,还后退了一小步跟对方保持着安全距离。

至于他说的有什么事尽管找他,欧梅只是在心里哂笑了一下。

谁不知道叶家大少早就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

叶子墨淡淡一笑。

他在修真界摸爬滚打那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只扫了一眼就摸透了小姑娘的心思。

不过,这也不怪对方吧,要怪就怪这宿主太不争气。

不再理会欧梅,转身对钟敏道:“钟阿姨,要是我记得没错,南泥湾那块地被你们荣华集团买断两三年了吧,为什么迟迟不开发呢?”

听对方突然问起这个,钟敏先是诧异,随即叹了口气道:“不是不开发,集团在那个地块投入巨资,怎么可能让它荒废呢?只不过,运气不好罢了……”

说起这个,钟敏很是感慨。

荣华集团在汗王市只是二线地产商而已,手头的资源有限,三年前高价吃进南泥湾地块后,急需开发成楼盘来变现。

可惜祸不单行,拆迁时还算顺利,但等到施工队进场时,却遭遇到罕见的瘴气天气。数十亩地全被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瘴气含有神经毒素,人在里面待不上半天就会中毒昏迷,更又何谈施工?

本来以为几天后瘴气就会散去,谁知等了一个月,雾气却越来越大。集团花巨资请了不少国内外专家团,却又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一直拖了三年,还是老样子。

荣华集团现金流本来就紧,这几年差点被南泥湾给拖垮。加上政府出让土地是有期限的,到期不开发就要回收土地。眼看期限就要到了,钟敏这些董事会成员早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叶子墨听完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恩,怪不得有点眼熟的样子。

刚才我在课堂上被人下蛊,追踪到的施法地点,应该就是那个南泥湾了。

这倒是瞌睡遇上枕头了,正好。

“钟阿姨,据我所知瘴气乃是五行相悖,相生相克所致,最多属于季节性气候,绝无长期存在的道理。我想问的是,你有请过懂风水的行家看过吗?”

钟敏听完后,眼神微微诧异。

她倒没想到叶子墨也懂这些。

摇头道:“怎么没有?汗王市的玄学高人都请遍了,每个都信誓旦旦说自己能行,结果到最后没有一个行的,还惹得一身骚。还有的差点死在里面。哎,别提了……”

说起这些,钟敏的语气就更苦涩了。

哦……

叶子墨听到这么说,微微点头。

如此看来,里面的确有古怪。

“这样吧,钟阿姨。我今天放学早,不如我到那里去看看,应该能解决瘴气的问题。”叶子墨稍稍轩眉,很大气地说道,“不过需要置办点材料。我最近手头有点紧,不如阿姨你先给我垫点钱,到时候解决了,再给我剩下的款项吧。”

“呵……”

钟敏还没有回答,就听到旁边一个女声冷冷地哂笑了一声。

这人自然就是欧梅了。

果然是三句话不离本行,目的还不是钱?

现在她怎么看都觉得叶子墨是个骗子。

钟敏赶紧把女儿拉到一边,和颜悦色地看着叶子墨。

“小叶你最近缺钱吧,这张卡里有两万块,不用跟你阿姨客气。不过,那些瘴气有剧毒,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千万不能过去,知道吗?”

一手拉着女儿,把卡递到叶子墨手里。

叶子墨看着两人的样子,心里雪亮,表面却毫不介意。

只是淡淡一笑,接过卡:“钟阿姨你小瞧我了,不出明天,瘴气的事情保证给你解决。”

此时多说无益,招了招手,径自离开了。

等到叶子墨的身影走远,欧梅却再也忍不住,满脸都是鄙夷的神色。

埋怨道:“妈,你也不看看这是个什么人?要钱就算了,还吹大牛。那么多大法师去过了都没用,他能解决个什么?妈,你真要我跟这样的人交往吗?我光听到他说话就烦了……”

钟敏也眉头微皱。

纵然她早有心里准备,但也掩饰不住内心的失望。

从刚才的行为来看,这孩子的确变了啊……

“梅梅,别那么早下结论。至少,人家的心还是好的……”

“妈,你太善良了,世界上哪儿有你这样的冤大头,明知受骗还把钱给人家。况且,他这样的人就是个无底洞,永远也填不满的。你能救得了他一次,救得了他一辈子吗……”

叶子墨走得很快,一眨眼就消失在了两女的视线。但两人的对话却清清楚楚传到他耳中。

叶子墨微微一笑,并不当回事。

清者自清,我又何须向你解释?

到最后,事实总会证明一切。

郑记棺材铺。

叶子墨采购了朱砂、黄纸等寻常道家用品。

朝店家瞟了瞟:“再给我来点裹尸布、棺材板。要尸气重的。”

这些东西已经不是普通的法事物品,而是接近邪术了。

叶子墨主动提出来,是想试试店老板的反应。

果然店老板一听,就诧异地看了对方一眼。

“你还是个学生吧,听说学校里最近流行玩招鬼,通灵笔仙什么的。你要的这些都是招阴的,可不要玩大了呀……”

店老板叫老郑,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常年不散的阴郁,戴一副学究眼镜,脸皮白得像是几个月没晒过太阳。

可叶子墨是什么眼睛?早已看出端倪。

要知道常年下地的人,身上都会带着某些明显的特征。

而且那长满灰癣的食指和中指,已经出卖了他的职业。

叶子墨早就笃定,老郑的真实身份,是个盗墓客无疑。

“老板你放心,我买来是为了做法事,并不会带到学校去。价格方面你尽管开好了。”

“做法事?别拿我开玩笑了。”

老郑摇摇头哂笑了一下,心想现在的学生可真会折腾呀。

一看就是个娇生惯养的富二代,做什么法事?

大概是灵异小说看多了,故意来这里找刺激吧。

“咱们可是做正当生意的。不卖给你是为你好,这东西可不是谁都能捣腾的。到时候死的变成了活的,吓得你跑都来不及……”

“正当生意?恐怕未必。”

叶子墨淡淡一笑,也懒得跟他墨迹。

伸出左手握成爪状,五指在虚空来回牵引。

接着就听见,内室房间里传来“嘎吱”的一声。

“你的客人醒了。”叶子墨笑道。

老郑进去一看,脸上白一阵青一阵。

灵床上,刚刚化好妆准备过头七的死者老刘,坐起来了。

老郑立马就变色了。

敢情,这是遇上了高人呀。

出来后立刻换了一副笑脸,“原来是法师大人呀,在下真是有眼无珠。我这就给您老泡杯茶去。”

畏畏缩缩地走进房间取茶,又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死人。

吓得脸都白了。

原来老刘穿好衣服,从床上蹭地一声下地,走起来了。在屋里转圈。

妈呀,还真是死的变成了活的呀。

这是什么道术,就这么手一招,死人就听他使唤了?

老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前年跟着一个赶尸高手下地,人家鞭子一抽,口哨三长两短,僵尸就跳三步走两步。

但这回,死人居然自己穿起衣服来了。

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血霉。

这少年,不简单啊。

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御尸”之术吧。

听说大南桥的莲花居士精通阴间声乐,能通过乐器弹奏跟死尸交流,让尸体做出各种动作。但弹奏之前还要开坛祭法,沐浴更衣,也不像这样随便一招就来了呀。

这真是牛人呀。

“这方白巾是魏忠贤的裹尸布,棺材板来自元朝叛将李察汗。也算是我的私人珍藏了,不知法师您合不合用?”老郑把盒子捧到叶子墨面前,擦汗说道。

“法师想必也看出来了,棺材铺只是一个幌子而已。咱们郑家三代都是盗墓客,虽然本事不大,出手的东西可都是货真价实。这些东西您拿去,保证管用。”

盛意拳拳之下,连称呼都改成“您”了。

叶子墨微笑呷了一口茶,对老郑的反应很满意。

刚才施用的“活尸术”,乃是《鸿蒙阴气诀》中的初级法门。在天地道中,只是一种最简单最低级的法门而已。

“活尸术”分为元初级、绝阴级、太阴级,分别对应尸仆、尸臣、尸将。

叶子墨现在刚刚重生,既没有修成内丹,更没有修成法体,只能使用最低等的元初级。

将死尸觉醒,奴役其成为尸仆而已。

端茶递水倒是可以的,其他的一概不行。

不过即使这样,也足以让老郑惊为天人了。

天地道乃是大道,上世的鬼谷巫王睥睨天下,哪儿看得起“活尸术”这样的偏门法术?学成后从来就没有用过。没想到二次重生,却派上了用场。

“凑合着用吧。”叶子墨淡淡说道。

“说起来虽然是古物,但是有价无市,这两样就送给法师了。”

老郑一看叶子墨装起了,小眼睛也在眨巴眨巴地转。

“敢问法师高姓大名?师从那方仙客?”

老郑早就想干一票大的了,奈何自己实力不济,不敢下大墓。属于大庙不收,小庙不就的类型。

现在看到叶子墨这样的高人,如何不巴结?

要是能跟他们下地,叫他们当孙子都愿意。

“老师?凭你还不配知道我老师的名字。”

叶子墨是什么人?看对方抬屁股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

语气骤然一冷。

不过用人之道,就在于动之以情,许之以利。

“你就叫我叶法师好了。我初到贵地人生地不熟,以后有路子可以交流一下,合适的我就去。”

“是是是……”

“”

欠了一屁股债,正道是做不了了。

有这样的偏门生意正好合适。

就算做不了也无妨,反正白赚了裹尸布跟棺材板,再怎么也要值个几千块吧。

他们承接法事,越是大家族的法事,就越需要镇得住的法事坐堂才行。但市里的大法师又哪里肯理他?这下见到叶子墨这样的高人,还不装得跟孙子一样。

“就凭你,还不配知道我老师的名字。”叶子墨说道:“以后”

“是是是……”

老板送到门口,看着少年拐过街角。“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这少年看似学生模样,但眉宇间……真是深不可测,以后结交到他,我这韩记棺材铺不愁不发大财……”

……

天地道分为……

前世的长处是,对女人很有研究。针对女人的弱点,很容易泡妞。

(本章完)
第32章 31
地底活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