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昨日新曲

熊姐姐与宋云阙上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不知道林远到底怎么帮自己处理这个事情,竟然还是让自己两个人上,这和之前的有什么区别呢?

对于这一点,熊姐姐问过宋云阙

“他是不是有别的安排。”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那他叫你过去有什么事情?”

“他只是让我跳舞给他看,然后告诉他你弹奏的是什么,就没了。”

“没了?”

“是啊,没了。”

这个对话让熊姐姐完全不知道林远要搞什么,算了,就算只有一个也没事,反正这不过是一个小演出,并且自己的琴声才是主角。

上台,向大家行礼,然后美美地坐在古琴的前面,熊姐姐将双手轻轻放在琴的前面,弹了一下,这是提示大家,我要开始了,灯光准备,舞美准备,摄影机准备

而就在这个时候,舞台后面的大屏幕,本来应该是放着台上情况的大屏幕,突然切换到了场外,那是一个如世外桃源的地方,一位古装美女站在竹屋的角落,而这角落之下就是湖水。

绿水青山黄色的竹屋以及有点发红的红枫,加上这位身穿白色宫装的绝色佳人,那轻纱轻轻被风吹起,搭在双臂上的缎带与裙摆落在地上散开,手中拿着一根玉箫,每一帧都是一幅画的感觉。

这是什么?

“啊,是秦墨语!”

“是啊,秦墨语!”

“这是谁放的视频啊,这个时候放秦墨语的视频做什么,难道六指琴魔要大战秦大才女吗?”

“没错,这是武林旷世之战,六指琴魔伸出她的手,轻轻抚弄琴弦,一道真气冲琴弦上飞出,秦大才女露出一丝不屑,吹起手中的玉箫,一道真气波动从玉箫之中绽放开来,就好像水中点起的波澜一样,一圈一圈向着外面扩张开来”

“兄弟,你说够了吗?这不是比武!!并且,现实中也没有这样的音波功!!”

“”

没错,这个佳人就是秦墨语,大家都已经认出来了,不过这个时候大家觉得这个应该是以往的视频,估计是用来伴奏的,刚刚报幕员不是说了,六指琴魔这一次弹奏的就是秦墨语的一首曲子,那是一般人很难弹奏的。

不过这首曲子是老曲子,并不是最近的曲子,最近熊姐姐有点忙,没有去关注秦墨语了,要是她关注的话,怎么会不知道林远是谁。

“开始了没有?”

此时,秦墨语发话了,让大家觉得,这应该是花絮,这个花絮自己都没有看过,看看也无妨。

“已经直播了吗?”秦墨语这个时候又说道。

“??”

直播?

什么时候的直播,如果是直播的话,那应该会录下来,为什么我以前没有看过呢,我可是秦墨语的脑残粉啊。

“我来开始吧,说好了,帮你这一次,你就跟我回家。”秦墨语露出微笑,那笑容有一种一笑倾城的感觉。

好啊,好啊,我跟你回家!

几乎所有人都在心中狂呼,不,不仅仅在心中狂呼,有的人已经叫出来了。

而过了一会,秦墨语又说道:“我这不是怕你反悔,所以要让大家面前说。”

什么?

为什么她有点自言自语的感觉?

又过了一会,秦墨语说道:“什么?别人听不到你的话,这没意思,好了,开始吧,准备好,这曲子够老的,其实我更喜欢我昨天发布的新曲子。”

这个时候,大家似乎都猜到了一点,这应该是秦墨语与别人说话,可能当时另一个人没有麦克风。

“你没听过?这么好听的曲子都没有听过,我现在给你吹怎么样?”秦墨语笑着拿起了手中玉箫。

“不,就要吹,我要给你吹一次。”秦墨语又说道。

“”

她就是这么任性,为所欲为不就是她的特点,估计当时直播的时候,别人一定很无奈,不过,她这是给谁吹箫呢,一定要吹一次。

好羡慕这个人啊,我做梦都在想这个事情

好吧,回到现实吧,我们也只要听歌就行了。

当秦墨语吹奏起玉箫的时候,大家很快就沉静在箫声之中,虽然说经过转播会让这箫声弱一些,但一样引人入胜,短暂的沉迷其中。

相信,如果说在现场,或者转播的设备好一些,那这个短暂变长。

“这不是夜宴吗?”有人发出了一声惊叫,而这绝不是一个人,在不少地方都出现,上演下面这么一段类似的对话。

“没错,是夜宴!”

“什么夜宴,这歌我怎么没听过啊。”

“你没听过是因为你不是狂热粉丝,这个曲子是昨天才发布的。”

“昨天?等下,你说昨天”

“是啊,昨天啊,等下”

“等下”

观众们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这个曲子是昨天才发布的,刚刚秦墨语也说是昨天发的曲子,那是用古琴演奏的,让人能感觉到一种温馨的气氛,就好像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感觉,很符合夜宴的名字,同时又有一种如晨钟暮鼓般敲击心灵的感觉。

而这个时候用箫吹出来也差不多有这样的感觉,虽然少了一分敲击心灵的感觉,却又多了一份洗涤心灵的感觉。

不过,这些现在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我们屏幕里看到的难道说是

“现场直播?”

当然了,这当然是现场直播了,你们一定很吃惊吧,你们这些在现场的人还不如我们在家里看直播的,我们已经在零姬大人的直播间看到了分屏,并且,我们还知道十三少的话,和秦大才女这样任性说话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什么?说了什么?

这个,你们看录播就知道了!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听。”秦墨语问道。

“好听有什么用啊,赶紧按照原计划开始啊,你这么爱吹,怎么不直播啊,别浪费我时间好不好,不然我收回刚刚答应的事情。”林远没好气地说道,他的声音是通过秦墨语戴着的耳机传递的,之前大家还以为这个直播那种耳机。

“好吧,就这样吧。”秦墨语笑了笑,然后开始吹奏熊姐姐的要的曲子,而这个突然,让熊姐姐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了,还好最后跟上了,激动的弹起古琴来。

与秦墨语合奏,这个也是熊姐姐的一大心愿,虽然这个形式有点欠缺,但至少也是合奏啊。

而一边的宋云阙则是没心没肺地开始跳起舞来,她还没有发现情况来,只知道自己要完成自己的事情,直到她看到了自己舞伴的出现。

“哇”

“这是”

“”

台下又骚动了起来,而直播间的水友也是激动了,满屏的弹幕都将直播间给淹没了,因为他们看到了
2.63.昨日新曲
我有一座炼妖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