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茶靡帝江,北北泽屠宗

某处虚空,可谓是永生空间之中。

无限血肉的帝江与红色猫咪身形的茶靡正在密谋着什么。

血肉,肝脏,还在飞快的成长,在这空间的某些地方已经完全饱满了,但却依然充满活性。

如是无法再寻到入侵世界,怕是帝江的身躯会塞满整个空间,然后不知如何。

“茶靡,快看看当年我们有没有下其他诅咒...我们时间不多了。”

无限血肉蠕动着,发出奇怪声音。

血红猫咪神念流转着,喵了一声:“当年巫族大兴时,我们诅咒的存在可不少,既然净土青莲宗不能去了,我们再换一处...九峰道宗吧?

当年他们的先祖似乎是得罪过烛九阴,而被种下时间之环的诅咒。

触发条件也刚刚满足了。”

“嗯,希望不要再碰到那位了。”

被普及知识后的帝江只觉心有余悸,当时若不是茶靡拉住它,它怕是不开眼的就咬了下去,结局当是没有例外。

它会被反杀。

“是啊...只要不碰到那位,现在这方宇宙还没几个能将我们怎么样,不就是伸几根触手入侵嘛。”

茶靡似乎自我安慰着。

忽的红色猫咪感觉自己头被摸了摸。

“帝江!!”

茶靡炸了起来,“你竟敢摸我头,竟敢真把我当做一只猫?!

你知不知道我不是猫!

我要和你说多少遍,我只是被束缚在猫身之中!

我最烦别人把我当猫,这是侮辱,你明白吗,是侮辱!

我是伟大的茶靡大人!

始终将摆脱命运,吞噬一方宇宙,成就无上大道的茶靡大人!”

但下一刻,红色猫咪觉察了奇怪的氛围。

因为自己踩踏的那巨大血肉并没有任何回复,反倒是无数瞳孔紧盯着自己,神色里带着...恐惧。

自己有什么可怕的...

都相处了这么多年了。

心有所感,又见那无数瞳孔所注视的方向虽然在自己这边,但却依然存在着一些偏差。

蓦然,茶靡心想,帝江也许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看自己身后。

于是也转过了头,只见一个懒散的男人正笑眯眯的摸着自己的头,“好可爱的猫。”

茶靡瞳孔骤然收缩,全身血色的毛都炸起了,猫尾一甩成了一根长棒,似是触电了般。

“这只猫怎么了?”

懒散男人自言自语。

茶靡冷静了下来,温顺地趴下,柔柔的喊了声:“喵~~~”

帝江:......

茶靡,你节操何在?

来人自然是夏广。

这位净土青莲宗新任掌教席肉而坐,摸了摸坐下的血肉,“能否帮在下一个小忙。”

茶靡一喜,这位大人不是和自己在说话,而是在和帝江说话。

大人的小忙,那也是危险度相当高,就算不死之身都经不起折腾。

毕竟死亡,对于人类,不过是前往轮回台。

对于一些其他存在,也许是神魂俱灭。

对于不死之身,则是永远不会被剥夺活着的权力,譬如自己等存在的死对头,那些植根在梦境长河里的大怪异。

可是到了它们这个层次,也是隐隐知道死亡不过是一种状态。

即便神魂俱灭,也还会在某一处存在。

大人的小忙...

还好不是和自己说的。

茶靡舒了口气。

“小猫,你也帮帮我。”

懒散男人又摸了摸红色猫咪头上柔软的毛。

茶靡惊了,“喵?”

它开始卖萌,装傻。

夏广哈哈笑了起来,“不是多大的事,帮我惩罚一个真像境的真人。”

茶靡和帝江都惊了。

真像境?

哪个真像境?

难道真像境很了不起吗?

莫非是排第一的像?

可是即便那个像也经不起大人你一口。

“别想太多,就是个普通的真像境。”

完全不敢动的帝江,与正在装猫的茶靡木然的点头。

...

暮色里,云火烧。

因为地面是也是云,天上地下皆是一片红灿。

云嫣已经收拾好了东西,静静看了一眼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宗门,便是往着淤尘之渊的一线白练而去。

走过白练,穿过易村,踏过那卧于天河上的木桥,就离开净土青莲宗的地域了。

她不想连累这个地方。

走了两三步,却是压不下心头的愁,又是转身。

莲花池,枫叶落,石屋竹舍,仙殿耸立,云雾飘飘渺渺,如梦似幻,再回头却已是时光荏苒,往昔如昨。

闭目,叹息,轻笑,一饮一啄皆是如此,自己不过是个小小弟子,又有谁会在乎自己呢?

眉眼如画的少女不知何时再转身。

这次,她不再回头。

当她站在淤尘之渊一边,正欲踏上时,却听到远处三道凌厉的赤红光泽落于对面。

火焰的高温熏的空气都扭曲。

其中隐现着三道身影,为首之人身形高挑,收剑,随意一点,剑便是悬浮在他身侧,往前走出几步,面容也清晰了起来。

“林越北!!”

云嫣惊住了,她未曾料到来人如此之快。

那有些俊俏的男子冷声道:“云嫣,你当初去我林家退婚时,可曾想到今日?”

“不曾,当时我一心求道,如果让你心中存了芥蒂,还请...”

云嫣坦然说着。

那俊俏男子哈哈大笑起来,随即收敛笑容,神色一紧:“芥蒂?当初你来退婚时,怎么不问我心里有没有芥蒂?

还不是因为我籍籍无名,还不是因为我弱小?

现在我以北泽真人之名来到你这小宗门,你才知道道歉?”

云嫣愕然,她真是没想到当时这个少年是如此想的,“我真没有这样的念头,我当时只是想一心修道...指腹为婚毕竟是上一代人的事情,我只是不想自己的命运被左右而已。

何况当时,我们也是私下里找的你父亲,也和你当面说清了,还给了赔偿。”

“私下?赔偿?”

北泽真人冷笑了起来,“这些东西,比得上我受到的伤害吗?”

云嫣叹息道:“那你是说当初我就该放弃修炼,而与你一起成婚,然后在林家相夫教子,对吗?

可我也是个人,我有着自己的想法,也想有自己的人生...”

“可笑,实在可笑,你三十多年,还未踏出入门境吧?你修的什么道?”

北泽真人声带嘲讽,“不过也幸好你和我退婚,我这才有了大机缘,也才知道自己身携灵根...

如果当初,和你这个平庸的女人在一起,我怎可能有今日之成就?”

云嫣心中剧痛,但听得这话却是眼睛有了些光彩,“一人做事一人当,你我恩怨,无需牵扯到宗门。”

北泽真人笑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可惜晚了。

当初退婚,净土青莲宗的长老可是随着你一起来的,我永远都忘不掉。

我林家当初也不是怕你云家,给我耻辱的也不只是你云家,净土青莲宗也有份!

今日来,我也不是听道歉的。

只要能抹灭你们,我的心境就可以圆满,说不得能寻到一丝窥探玉境的契机。”

云嫣面色苍白,心头揪紧。

而北泽真人身后,一名出尘的道人同样走出,一甩浮尘:“师弟,与她多说什么,我们早些灭了这宗门,明日可是我兜率宫的大喜日子,师祖寻到了天生道种,若是没有意外,这你我都要多一个绝世妖孽的小师姑了。”

天生道种?!

云嫣听到这四个字不禁一愣。

兜率宫,果然是难以想象的庞然大物,这等传说之中的资质都能寻到。

“好,那两位师兄为我掠阵,今日我要圆满心境,将这些心魔全部斩杀!!”

说罢,北泽真人便是踏前一步。

他要屠山!

“嗯,动作快一点。”

出尘的道人随意道。
97.茶靡帝江,北北泽屠宗
无敌小皇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