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出自于幽谷,迁于乔木续

“秦伯伯,您平日里还是少喝酒水,多吃一些红枣,阿胶,就是用济南府的青驴皮泡水后熬制而成的,可以补血益气,缓解您老的痛症。”赵辰知道秦琼曾经说过:“吾少长戎马,所经二百余阵,屡中重疮。计吾前后出血亦数斛矣,安得不病乎?”所以知道他贫血。

“哗啦啦……”随着赵辰话音落下,整个大厅的来客们,大概有一半左右站了起来,朝着赵辰所在的方向看来,一时间整个大厅除了赵辰,仿佛再没有一个人呼吸。

“当真治得?”李世民、程咬金、秦琼等人齐声道。

“陛下,秦伯父,程伯父小侄也不确定能否痊愈,但是肯定可以缓解一些秦伯父的疼痛。”赵辰苦笑道。

赵辰知道秦琼属于失血性贫血,大概食疗方子还是有几个的,别的不说,当归羊肉汤,赵辰自己就吃过不少。

“都是一些寻常食材,秦伯父稍后支个府上厨子过来,小侄传一些药膳烹制方法,秦伯父觉得可好?”

“老夫谢过民节。”秦琼激动的脸色越发的黄里透白了。

“二哥,都是自家娃,客气啥!”程咬金看似大大咧咧的说,其实在向别人表明一个态度。

听到赵辰说,都是一些寻常食材,众人都有些不解的看着他。毕竟秦琼的病御医都没有办法。

赵辰看着周围的好奇宝宝们,只得细细解释:“荔枝红枣汤,樱桃龙眼羹,参归鸽肉汤,韭菜炒猪肝,龙眼枸杞粥,当归羊肉汤这些都可以补血养气,秦伯伯主要是疆场征战,屡中重疮,流血数斛,把这些失去的血补回来就没事了,具体还要吃一段时间的药膳再看。”

“好,若是正能缓解叔宝病痛,朕记你一功。”李世民难过又高兴的道。他是真的高兴啊,这些秦王府老臣们不但个个随他出生入死的,还是他抵抗士族门阀的同道挚友,不能有失啊。特别秦琼,以前多么勇猛的一个人啊,现在看着病成这样,他看着都伤心。

“民节,你若是有法子,当用心为胡国公诊治。”李纲一脸欣慰的说道。

“小子,为长者解忧不敢居功。”赵辰连忙道。说完众人也不再理他,继续吃吃喝喝吹牛逼。不过这样也好,气氛不错。

坐在门口的小子辈们。

“唔,这菜色却实不错,大哥,你也多吃点。”李泰下筷如飞,刚端上来的红烧肉,就见底了。看的赵辰和程家三兄弟两眼发黑,差点想把他给掐出白眼来,整个一浪费国家粮食的寄生虫。

“民节兄怎的盯着我,有甚子不对吗?”李泰很不自觉,还是脸皮太厚,没一点儿愧疚之心。

“没,没啥,就觉得越王殿下气势逼人,让人不得不被你的风采所摄,请……”赶紧端酒堵这位小胖子的嘴,闲话扯了会,李泰抿了口果子酒,很满意地砸砸嘴:“你家这饭菜正是好吃,比宫里的好吃多了,想想以前吃的都是猪食。”

听到这货说出这等话来,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赵辰和程家兄弟赶紧把椅子像边上挪了一些,离这家伙远一点。连太子李承乾都捂着脸,不去看他。赵辰这会不敢抬头看李世民,不过想想一定脸黑的和锅底一样。

赵辰悄悄打起眼神偷瞄了一眼大厅众人的反应,所有人都盯着小胖墩李泰看着,过了一会,又齐齐看了一眼李世民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赵辰!怎么说!”李世民爆喊道。吓了赵辰一跳,赶紧起身答道:“陛下,小子???”

关我屁事啊,你个霸王龙,是你家小子说你们吃的猪食啊,我又没吃过,怎么知道。虽说你家有个简朴会过日子的女人,但是也仅仅是性尤俭约,凡所服御,取给而已,不至于你们全家都吃猪食啊。当然,这些心里话赵辰是不敢说出来的,毕竟还要混在大唐的,得罪了这个瓢把子不太好吧。

嗯?一抬眼,对上李世民那张恶狠狠的脸,看来,是要出点血了。

“陛下遣几个御厨,小子必定会悉心传授的。”亏大发了啊,看着周围的眼神,赵辰无力道:“诸位伯伯府上有闲散的厨子也一起来吧。”

众人这才露出满意的神态,看着赵辰眼神分明再说:你小子不错,识时务,有前途,我看好你哦。

赵辰看见连李纲老先生都是这份神态,有些不解。孟子不是说:君子远庖厨吗?他还等着这些文人喷他呢,怎么一个个的都满不在乎的样子?有些神态发呆的看着李纲。

李纲老先看出了赵辰的迷惑说道:“故远庖厨,仁之至也。不忍乃仁尔,非是庖厨之垢,也非是妇人之仁尔,呵呵呵,你小子可明白了?”老先生向赵辰解惑道,不愧是三代帝师,这些大儒果然不能和那些腐儒相比啊。

赵辰明白了李纲的意思,就是说:“远庖厨这种不忍不是对牛的不忍,而是自己心中的不忍,有了这种不忍之心,才会对人不忍,才会仁乎其类,就君主而言,才会有仁义之心,才会行仁政。”

李纲老先生左手抚须,端坐着又接收了李世民等人的一波恭维。、

太受伤了,我不跟你们玩了,找小胖子去算账。赵辰向着李家兄弟和程家兄弟的桌前走去。

灌了杯酒,长出口气,赵辰也喝了不少,面上如同抹上了一层烟脂一般,有些发红。“民节兄,别看了,泰知道错了,还不行?”李泰小胖子被赵辰恶狠狠的眼神盯的发慌。赵辰听到这话,只给他翻了个白眼,“哦!”装着挑挑盘子里的肉片,这才放过李泰。

突然赵辰想到了酒楼的事还没说,悄声给李承乾兄弟,程家兄弟说道:“小弟有一桩大事,想与众兄台相商,此事若成……”删除广告词五百?余字。

“民节兄,该不是诓我等吧?”李承乾看样子有点不太相信,赵辰正容道:“哎,此事虽然有些孟浪,可这事,确实不是光为钱财计,乃是为国为民的大好事。”

“是什么?民节兄说了半天,倒底是要做甚子事?”李泰很不解,探脑袋过来问道。

“其实,事情是这样滴……”压低了声音,几个脑袋挤一块,小声地把本侯爷造福人类的伟大计划一点一点给他们说了出来。

“民节兄,此事,青雀要入伙!可给天天吃?”李泰小胖子兴奋的笑脸乱颤,连干两杯果子酒,这话听起着怎么都觉得不顺耳,啥叫入伙,虽说本侯确实在梁山待过,但是俺又不是梁山好汉李葵,你也不是那小白脸花荣,还入伙?想劫道不成?怕是梁山泊还没成立,咱俩都被你老爹拽回来丢牲口棚了。

“叫入股,入伙,青雀莫非还想做匪盗不成?”

“嗯嗯,入股,小弟失言,当自罚一盘……”捞起猪蹄子又想干上,吓得我干紧扯住,啥意思,噌饭也得有个量吧,哪能一心想把俺这穷孩子连骨油都榨了捏?

“呵呵呵,罢了罢了,小子先听听兄长的计划。”李泰很得意地笑了笑,朝我挤眼道。太子李承乾,这小子稳重,啥也没说,就在安静的听着,至于程家兄弟想必是程咬金提过一口,这会也没多说啥。

先感谢东方骨灰、再现文强、作死的人生等书友的推荐票。还有这里回复一下作死的人生,py交易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再着,虽然村民一天一更,但是还是要恬不知耻的求收藏求推荐。

(本章完)
第24章 出自于幽谷,迁于乔木续
混在大唐的乡野村夫